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099章

-

“彆碰我。

另外,也彆想碰傅溪溪,她不是你這種角色能碰的。

對了,你說溪溪家破人亡,受儘折磨,你卻忘了……

她現在是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公主,高高在上的九爺也為她掏心掏肺。

或許過程是有點辛苦,可任何美好的事情總有磨難和考驗。

你就羨慕嫉妒吧,這輩子都得不到愛情的醜女人。”

阿嬌懟完,拉著傅溪溪直接離開。

林美妍坐在地上,又氣又急,偏偏手腕和屁股好疼!根本起不了身。

“啊!你個賤人,賤人!”

……

三人回到民宿。

江朵兒震驚拉著阿嬌:“阿嬌,你好厲害,剛剛懟的好爽!那種綠茶婊就該這樣毫不留情!”

“不過阿嬌,你怎麼那麼厲害,知道那個珠寶價格?還知道她假懷孕那些?”

阿嬌笑了笑,聲音平淡:“那些手段都是壞人的最基本手段,學過心理學,看人更懂。”

“原來是這樣!超級厲害!”

傅溪溪也忍不住誇獎:“冇想到你看起來小小的,普普通通,居然有這麼大的學問。”

“很高興認識你,我喜歡你剛剛那樣的氣勢和聰明。”

蘭嬌怔住:“……”

喜歡?傅溪溪居然說喜歡她……

她可是她最壞的姐姐……

原來被自己的妹妹說喜歡,是這樣的感受……

她的聲音有些哽塞:“不用客氣,保護你是九爺交給我的任務,我一定不會讓彆人傷害你的。”

“你和江小姐玩吧,我去做飯。”

“誒,我們一起。”江朵兒拉住她,說:“一會兒我們好好喝一杯,向你學習懟人技巧。”

傅溪溪也道:“在外麵就不要客氣,也不要覺得你是保鏢或傭人,我們隻是出來玩的朋友。”

“走吧,一起去做飯。”

蘭嬌被兩人拉進廚房,‘朋友’兩個字觸動心絃。

以前,身邊的化妝師造型師又或者助理,她全都當下人對待。

如果她現在是傅溪溪,高高在上的公主,也一定天生自帶驕傲感,命令身邊的人。

可傅溪溪居然把她當朋友……

所以人和人之間真的有區彆。

……

苦筍雞蛋湯格外鮮甜,好喝。

傅溪溪竟真的有胃口吃下,暫時冇有嘔吐。

彆墅內。

薄戰夜看著保鏢傳遞過來的視頻,緊擰眉心終於舒展。

這麼多天,她終於能吃下東西,可以暫時鬆下一口氣。

除此之外,讓他意外的還有蘭嬌。

她竟然真的改變?

薄戰夜小小意外後,隨手將視頻發給盛琛,之後繼續看妊娠資料。

‘叮咚~~’門鈴聲響起。

他打開監控,看到外麵站著的人後,狹長眼眸一眯。

足足三秒,方纔按開大門開關:“我在八樓書房。”

大約五分鐘,一個身姿筆挺,一身漆黑的男人走進書房。

仔細看他的臉部輪廓和薄戰夜有幾分相似,隻不過他有一種陰狠狠辣的戾氣。

“九弟,許久不見,你還是那麼愛學習,努力用功。”

話語聽似玩笑,卻帶著若有似無的深意。

他不是善人,是大夫人所生、年紀比薄戰夜大一歲的八哥,薄厲霄。

二十多年前,薄戰夜進入薄家之前,薄厲霄是府裡最小的兒子,深受寵愛和庇護。

但薄戰夜來到薄家後,因為兩人年紀相仿,大家總愛拿兩人做比較,他漸漸被比下去。

在測試智商後,更是直接落敗,從而被雲安嫻拋之腦後,將所有的愛和重視都給與薄戰夜。

所以他從小討厭薄戰夜,算計欺負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