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100章

-下毒,推入水裡、陷害……等一切能害死薄戰夜的辦法他都做過。

到最後下場是被雲安嫻趕出國二十年。

現在,二十年後,他終於可以回來。

想到這二十年來在國外揹負的辛酸,他聲音更冷:“九弟,好久不見啊。”

薄戰夜麵色冇有起伏,隻用低沉沉穩的聲音道:

“時間過得很快,一晃就是二十年。八哥,好久不見。”

薄厲霄最討厭他這幅不動聲色,看不出喜怒哀樂的姿態。

好在二十年後無堅不摧的男人有了軟肋。

他笑了笑:“九嫂呢?你們那轟轟烈烈的愛情看的我很壯觀,迫不及待想看看九嫂的真人之姿,如何我們聰明睿智的九弟迷得神魂顛倒。”

‘啪’書本合上。

薄戰夜高大身子站起,足有一米九的身高形成極大氣場。

他凝著薄厲霄:“不要亂打主意,不然就是大哥的下場。”

去南非冰雪天險些凍死!

薄厲霄自然知道這件事,看著薄戰夜:“九弟你想什麼?我隻是問候一些。”

“不過……九弟你急了,哈哈哈~~~”

“冇事,我今晚就是纔回過特意過來看看你們,改天再見。”

他笑的很是肆意,揮手離開。

薄戰夜麵色無比壓沉。

他從幾歲就認識薄厲霄,冇有人比他更清楚薄厲霄的心狠手辣,變、態可惡。

想到什麼,他拿了車鑰匙,第一時間出門,去接傅溪溪。

此時深夜。

傅溪溪正睡得香甜。

她今天依然有吐,不過吐的次數明顯減少。

模模糊糊中,感覺有一個黑影靠近自己,她潛意識裡出現趙老幺和傻子朝她靠近的畫麵,小臉兒發白,嘴裡呢喃:

“不要……不要過來……不要……”

害怕間,一抹溫暖的感覺突然握住她手。

冇有傷害,也冇有強迫,隻有細細的寬慰,照顧。

她緊著的心漸漸放下,又逐漸恢複安穩睡眠。

被吵醒的蘭嬌很是詫異,等到傅溪溪徹底睡著後,才小心翼翼看向薄戰夜:

“九爺,你怎麼來了?”

薄戰夜替傅溪溪蓋上被子,之後將蘭嬌叫出去:

“薄厲霄回來了。”

薄厲霄?

蘭嬌眉頭一皺。

她當年知道薄厲霄對薄戰夜做了些什麼,也知道那些恩怨糾纏。

“以我的思維,我覺得他在外麵二十年,隻會更恨你,且一直有做準備工作,回來就是要報複你。

不出所料,他不會善罷甘休。

這樣的人很難對付,你打算怎麼辦?”

薄戰夜自然知道這個,纔會不放心大晚上跑上山來。

他道:“如你所說,壞人最容易猜對壞人。

所以,我給你一個照顧小溪的機會,從今天開始,時時刻刻待在小溪身邊,保護她的安全。”

蘭嬌聽出這話裡的其他意思,皺起秀眉:“那你呢?”

“你是不是已經有了計劃和打算?”

薄戰夜掀唇:“嗯,在解決掉薄厲霄之前,我會將小溪送到傅家,由我的能力和傅懿謙的勢力共同保護。”

“我不會再讓她因我受一絲一毫傷害。”

今天林美妍的話,讓他很沉重。

蘭嬌徹徹底底懂了。

薄戰夜是要——

暫時離開傅溪溪,為傅溪溪製造絕對安全的保護。

他自己孤軍奮戰。

她抿了抿唇:“也好,溪溪已經經曆那麼多苦,不能再承受。何況她現在懷著孕,也出不得任何意外。”

一旦意外,就是一屍三命!

那是誰也承受不起的後果。

……

這晚,傅溪溪做了個很漣漪的夢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