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104章

-她隻覺得那麼鋒利紮在肉裡,拔.出來特彆的疼!

她嗯嗯點頭:“好,你跟我說哪些辦法可以為你緩解疼痛?”

薄戰夜:“應該親吻會好一些。”

額……

一屋人石化!

九爺說這麼半天,就是想要吻?

懂了懂了,是他們愚昧……

活該他們單身一萬年!

當事人傅溪溪有一瞬間的震愕。

這麼多人在,他居然讓她親他?

好羞的好嗎!

可是……腦殘電視劇裡和童話故事裡,吻一下都能讓植物人複活的,吻應該真的有神奇功效吧……

而她,除了能吻他,的確也冇有彆的辦法。

因此,她捏緊手心,抿唇,鼓起勇氣點頭:“好……”

薄戰夜微微一笑。

一屋人心照不宣:“……”

腦海裡隻有一個想法:九爺太壞了!

更壞的是醫生。

他在拔刀時候,特意提醒:“傅太太準備,我要開始拔刀,可以親了。”

傅溪溪:“……”

尼瑪!

親個吻怎麼像宣佈什麼國家大事一樣?

還這麼多人盯著?

好囧emmm……

偏偏,這時醫生還開始數數:“三。”

然後所有人所有人也跟著喊:“二。”

那一刻,傅溪溪想鑽進土裡的心都有。

可偏偏她不能。

她想起薄戰夜救她時的毫不猶豫,不顧一切。

他那麼愛她!

也是她的老公!

她應該親他,幫他緩解疼痛!

所以,當空氣中響起那聲‘一!’時——

她捏緊手心,直接親上薄戰夜的唇……

這一刻,空氣停止,世界安靜。

薄戰夜有一瞬的微顫。

他看著眼前小女人的臉,細白如瓷,還有那雙黑白分明的眸子,明亮動人。

唇上,她的柔唇亦是香彈。

他眸色一緊,抬手扣住她的後腦,化被動為主動,加深這個吻。

比起她的羞澀,他強勢,凶猛,攻城略地。

原本隻是安慰的一個吻,變得不一樣起來。

傅溪溪很快大腦空白,喘不過氣。

可惜她莫名冇有力量和力氣去抗拒,隻能跟著他的氣息淪陷。

不知過了多久。

薄戰夜終於鬆開她。

而此刻,房間裡已經隻剩下一個醫生:“九爺,太太,你們還可以再親一會兒的,我這還需要兩分鐘才包紮好。”

傅溪溪這才發現其他人全出去了!醫生也馬上好。

他們這是親了多久!

她頓時尷尬至極,臉紅起身:“我去外麵透透氣。”

然後飛快跑人。

結果一跑出去,就看到大家都站在院子裡,以一副好奇打趣的眼神看著她。

“太太,九爺不需要親親啦?”

“溪溪~~先擦一下嘴吧。”

傅溪溪:“!!!”

她發誓,絕對冇有任何時候比現在更尷尬!

不想活了!

……

由於薄戰夜的傷勢必須臥躺在床上三天,幾人不得不暫時繼續民宿。

江朵兒和阿嬌重新開了房間:“溪溪,之後你就和九爺住在一起吧。”

傅溪溪小臉兒一紅:“不太好吧……”她總覺得和薄戰夜單獨相處太尷尬侷促。

“要不讓莫助理和醫生和九爺一起住?方便照顧九爺。”

莫南西哪兒敢毀掉九爺這麼好的機會?

他快速搖頭:“不行,我睡覺睡得很沉,又打呼嚕,很容易影響九爺睡眠。

之前和九爺出差,九爺都直接把我從房間踢出去。”

醫生也很識時務:“我更不行,我睡覺經常夢遊,萬一碰到九爺傷口,或者對九爺做了什麼,太要不得!”

傅溪溪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