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106章

-她不禁覺得,這三天過的很快,很短暫,就算再來三十天都可以。

可惜,好時光總是不長的。

“九爺……”莫南西沖沖跑進房間:“項目開始行動,我們該回去了。”

薄戰夜聽懂‘項目’兩個字是什麼意思,劍眉微擰:

“好,你收拾東西,我們今天回去。”

之後,他一本正經照顧傅溪溪上車,在回城的路上,柔聲對她說:

“我接下來有個項目要做,暫時不能隨時隨地陪你在身邊。

你這些日子回傅家,陪陪孩子,阿嬌也陪在你身邊。

要孕檢時聯絡我,我抽時間陪你。”

很沉穩溫柔的囑咐。

可這話裡的意思是暫時不能見麵。

傅溪溪竟下意識失落,脫口問道:

“你要忙多久?”

薄戰夜望著她,乾淨精緻的臉蛋上有他想看到的在意。

他眉宇微微一挑:“怎麼?捨不得我?”

“不是。”傅溪溪第一時間否認,心虛解釋:“就是好奇。”

薄戰夜知道她在撒謊,大手抬起握住她的側臉,柔聲道:

“放心,會儘快處理好,回到你你身邊。”

“畢竟你捨得我,我捨不得你。”

“喜歡抱著你睡,喜歡你的氣息,喜歡你躺在我懷裡,除了剋製衝動有點難受,一切都很好。”

情意明顯,親密帶有占有味!

傅溪溪小臉兒一紅。

她這幾晚能感覺到他大多數時候的氣昂昂,知道他的想法。

想到好幾次他抱著恨不得把她揉入骨血的霸道,她捏緊手心:

“你討不討厭?誰要聽你說這些了。”

“嗬嗬,討厭麼?對老婆表露心思而已。”薄戰夜笑了笑,又突然一本正經道:

“小溪,你欠我那個吻,現在兌現吧!”

那個他傷口好之後的吻!

長達五分鐘的吻!

傅溪溪錯愕睜大雙眼,看了眼車窗外不斷掠過的風景,又掃過前座的莫南西,再重新落回高高在上的薄戰夜身上:

“現在?這裡?你確定?”

薄戰夜頷首:“嗯,我確定。”

隨著話,他按動擋板開關,擋板關起來。

最後一秒還聽到前麵莫南西的聲音:“太太放心,我放音樂,什麼都聽不見。”

這尼瑪完全此地無銀三百兩,更窘迫更尷尬好不好?

傅溪溪簡直無語,頭疼:“你……”

“怎麼?想反悔?”薄戰夜掀唇反問,拿出手機,打開當時的聊天記錄放到她眼前:

“這可是你當時自己同意的,還有回覆。”

那晚,他不放心,還讓她特意回來條語音‘傅溪溪主動答應親薄戰夜五分鐘,保證絕不反悔。’

當時傅溪溪覺得他小題大做,自己壓根不會反悔好嗎?

可現在她才知道他的做法很有意義!

不然她真要反悔。

‘傅溪溪主動答應親薄戰夜五分鐘,保證絕不反悔’

‘傅溪溪主動答應親薄戰夜五分鐘,保證絕不反悔’

‘傅溪溪主動答應親薄戰夜五分鐘,保證絕不反悔’

這會兒,空氣裡不斷飄散自己許下的承諾,極其尷尬。

傅溪溪臉紅耳熱,抬手一把拿過男人手中的手臂關閉:“彆放了,我親還不行嗎?”

然後,她咬牙,主動閉眼,湊過去吻住他的唇。

是那種快速完成任務的姿態和敷衍。

薄戰夜看著她滿臉的氣呼呼,不由得一笑,推開她:“當時你許諾時可不是這麼不情不願的。”

“不願意就算了吧,我不喜歡強人所難,也不想在你心裡留下不好的印象。”

高冷,矜貴,很是正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