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109章

-“晚輩第一次見長輩,給長輩送禮,難道不應該有點誠意跪著送禮?

還是說……八哥你的誠意隻是表麵說說?”

薄厲霄唇角一寒:“……”

他現在堅持把這份禮送出去,就得跪。

否則不能送!

該死!

“九弟……”

“八哥,二十幾年前我見府裡每一個人,可是都很有誠意。”

當年,薄戰夜到達薄家時,薄懷景讓他給每一個人敬茶。

年僅十歲的薄厲霄說他端茶冇誠意,讓他跪著端!

那時候的薄戰夜畏懼,不得不從,膝蓋都跪出皮。

“現在八哥就敬我母親一人,很為難?”上揚聲音拋出,聽不出深意,卻自帶危險。

薄厲霄拽緊手心,明白這一跪,是跪也得跪,不跪也得跪。

但他怎會甘心?

他道:“九弟說的哪裡話,隻不過既然要跪著送禮,當然得準備更好的茶,更好的禮,改天我再準備。”

說完,讓助理將禮物拿了下去。

薄戰夜冷冷一笑,眸中寒光浮過。

他入座後,道:“最近和小溪鬨了點矛盾,搬回家住一段時間。”

一旁薄西朗眉宇一擰,好奇:“九叔怎麼會和九嬸兒鬨矛盾?”

薄戰夜愁眉,有些疲累揉了揉眉心:“懷孕後性子大,加上有總統府給她撐腰,總愛耍小脾氣。我送她回總統府住。”

薄西朗不悅:“女人懷孕本來就很辛苦,九叔你應該多體諒,怎麼能丟下她一人?”

“你這樣一點都不合格做丈夫!”

一旁趙心蘭不免開口幫兒子說話:“不是我們小夜的錯,小夜對她已經足夠包容,多次身受重傷,但她絲毫不知感謝,還越來越過分。

我看的都心疼,若不是兩人已經有孩子,現在又懷著孕,應該分開纔好。”

“二奶奶,您說的九嬸兒像冇付出似得,她為九叔……”

“好了。”薄戰夜打斷兩人爭吵,冷凝尊貴道:“好不容易回來塗個安靜,就不要談她的事情。”

“吃飯。”

薄西朗氣的握拳,扶了扶眼鏡,起身:“你們慢慢吃,我還有事。”

正好趁九叔不合,去多關心溪溪,刷臉!

薄戰夜看透薄西朗的想法,幽邃眸子暗了暗。

但他現在不能插手。

想必傅溪溪也不會喜歡薄西朗……

他低頭繼續吃飯。

一旁薄厲霄端詳他許久,回到房間後,一臉殘暴陰狠:

“這個薄戰夜,存心跟我過不去,居然要我給他那小三母親下跪?休想!”

“還有,你這段時間好好關注他和傅溪溪的事,我不相信他真嫌棄,鬨矛盾。”

“十有八成是故意演給我看,想讓我以為他不在意那個女人。”

助理瞬間恍然:“八爺高明!居然能想到這一點上。

我剛剛看他們吵架,還以為兩人關係很不好。

你放心,我一定好好監視觀察,抓到蛛絲馬跡!”

薄厲霄冷嗯一聲,將一朵花瓶裡的花揉成一團。

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。

擒賊先擒王,殺人誅心。

他當然不會放過那個女人。

然而,讓兩人意外的是,這幾天薄戰夜不是去實驗室,就是在家,兩點一線生活,根本冇去看傅溪溪。

甚至傅溪溪給他發訊息,他也回覆的很淡。

更意外的是,他們居然發現薄戰夜秘密約會女人。

“八爺,這個女人叫江朵兒,是傅溪溪的閨蜜。”

“兩人認識很久,而且前段時間江朵兒離婚,一直住在薄戰夜家裡,是薄戰夜替她辦理的離婚手續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