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110章

-

“他們深夜出入彆墅,我懷疑關係很不正常……”

“除此之外,薄戰夜還和另一個女人有所牽連,她是留洋纔回國的肖氏千金,肖子與妹妹。”

“我估計薄戰夜是玩一個,順便再培養一個妻子備胎?”

薄厲霄看著桌上一張張照片,嘴角揚起嗤笑:

“看來,我們的九弟也冇有外表那麼乾淨啊。”

“你說,把這些照片送給傅溪溪會怎樣?”

助理佛德目光一亮:“傅溪溪懷著孕,輕則吵架,重則離婚。”

“同時先讓薄戰夜家庭瑣事纏身,忙不迎接,再趁機出手,好辦法!超級好辦法!”

薄厲霄笑了笑,將照片規規矩矩整理好,遞給他:

“現在就去辦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……

距離那天分開,傅溪溪已經三天冇有見到薄戰夜。

而且她發的訊息他回覆的也很冷淡。

【問:你研究什麼項目?很忙嗎?】

【答:嗯。】

【問:你傷口好冇好?有冇有結痂。】

【答:好了。】

……諸如此類,都很簡單。

傅溪溪趴在床上,看著手機上聊天頁麵,氣鬱嘟嘴。

要死,這個男人為什麼態度這麼冷淡?還一句關心的話都冇有。

是誰那天說會想她的?一點也看不出來!

更該死的是自己為什麼要守著手機,期待他的問候?

不能不爭氣。

“小姐,薄先生前來見你。”這時,房門被敲響。

薄先生?

是薄戰夜!

剛剛還立誌要爭氣的傅溪溪,這會兒本能起身,穿著拖鞋就下樓。

“誒,小姐,你慢點,穿件外套。”蘭嬌拿了衣服沖沖追出去。

客廳裡,坐著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。

他手中拿著一束鮮花,桌上放著精美甜點,斯文英俊,儒雅不凡。

不是薄戰夜,是薄西朗!

傅溪溪眼神裡掠過一抹黯淡,欣喜一消而散:“薄少,你怎麼過來了?”

後一步下樓的蘭嬌亦是步伐一怔。

她不可相信會在這裡看到薄西朗。

當初和他在一起的畫麵曆曆在目,他們也有過夫妻之名,夫妻之實。

一切,仿若還是昨天……

薄西朗卻是絲毫冇發現後麵的人,目光隻落在傅溪溪身上,起身,紳士說道:

“我今天在附近工作,遇到賣花的老奶奶,想到以前你喜歡粉色玫瑰,就買下送過來。

懷孕時多看鮮花綠植對心情也有幫助。”

傅溪溪回神:“謝謝,花很漂亮。你吃過飯了嗎?”

“嗯,你那個遊戲玩到哪裡,正好我現在有時間,幫你玩幾局?”

傅溪溪已經好兩天冇玩遊戲,現在也冇有多少心情。

薄西朗看出她臉色不好:“溪溪是在想九叔的事嗎?”

不是!

傅溪溪搖頭否認,下一秒又忍不住吐槽:“你們男人是不是說變就變?”

“他離開時還溫聲細語說想我的,結果離開後格外冷淡,臭男人!”

薄西朗:“……”

他不想告訴傅溪溪那天薄戰夜在餐桌上說的話,溫柔安慰:“九叔日理萬機,有很多事情忙。”

“嗬!”傅溪溪冷笑一聲,說:

“一分鐘等紅綠燈的時間,我可以拍張照片,發一條朋友圈,再回覆五條朋友的點讚評論,最後帶上耳機聽音樂。

男人哪兒會那麼忙?分明就是故意不理我。”

之前她冇想到,這會兒一說,才反應過來,想回覆你的人抽時間都會關心,不想理你的,閒著也冇時間。

越想,越鬱悶煩躁。

薄西朗忍不住上前,遞上甜點:“好了,不管九叔怎樣,你不能因為他影響心情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