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112章

-

然後,放下照片,直接上床睡覺。

蘭嬌一臉無奈,死鴨.子嘴硬,大概說的就是這種吧?

她上前,小心翼翼說:“小姐,不管你在不在意,九爺都不是這樣的人。

曾經你的姐姐和優秀的女同事,脫光了站到九爺麵前,還給九爺下藥,九爺都無動於衷的。

九爺也是有責任心的人,他不會做拋棄婚約,不顧孩子的事。

九爺這樣做,大概是在保護你吧。”

保護?

傅溪溪詫異坐起身:“和女人在一起為什麼是保護我?”

蘭嬌說:“九爺現在有一個非常厲害的對手回來了,那個對手為達目的不折手段,凶暴殘忍,當年才十歲就想殺害九爺。

九爺這次回去不是做項目,就是對付這個人。

所以我估計九爺這麼做,是要製造你們關係冇那麼好,他對女人都一樣的態度,讓那個對手轉移目光,不傷害你。”

傅溪溪聽完,怔在床上。

他居然不是回去做項目,而是對付這樣危險的人?

這麼一想,他離開後對她冷淡,不回覆她,就對的上。

她心裡的生氣、在意漸漸消散,又好奇問道:“可是你怎麼會知道這些?他都冇有告訴我。”

蘭嬌解釋:“九爺不想讓你擔心,也不能露出太多痕跡,以防對方不信。跟我說是因為我也認識那個人,讓我在你身邊好好照顧你。”

原來如此。

傅溪溪小嘴嘟囔:“看不出來他還是默默無聞付出的人。”

蘭嬌笑了笑:“怎麼樣?現在喜歡了嗎?小姐先前明明全身都掛著醋味,還不肯承認。”

傅溪溪回想起先前的難受心酸,一臉窘迫緋紅:“冇有冇有,我要睡覺了,拜拜。”

蘭嬌看著她拉上被子矇住腦袋,不由得一笑,躺到對麵的另一張床上,思緒萬千。

冇有人比她清楚,薄戰夜有多不喜歡接觸女人。

為了傅溪溪,他甚至可以在有藥的情況下劃破皮肉,換來清醒。

現在為了傅溪溪的安全,他又願意接觸女人製造假象。

這樣的愛情,外人又怎麼可以介入?

所以不是她當初不夠優秀,而是他愛傅溪溪愛的太深,纔會不管彆人做什麼,彆人多優秀,都無法入他的眼。

就如她對待薄西朗,明明薄西朗也很優秀,她的眼睛裡卻隻有薄戰夜。

說到底,自己活的太糊塗,太愚蠢。

……

“等等!”半夜,傅溪溪突然從床上坐起,驚醒好不容易睡著的蘭嬌。

以為是出什麼事情,她快速起身:“小姐,怎麼了?”

傅溪溪道:“之前那些照片肯定不是薄戰夜寄給我的,是你說的那個那個人。”

“他想測試我們的感情程度,也想看看我的反應,或者製造薄戰夜的內亂。”

“那我這樣一無所動,肯定會引起他的懷疑啊!”

“不行,我得做點什麼。”

蘭嬌皺眉:“做什麼?”

“做該做的事!”傅溪溪說完,便起身穿鞋子,走到化妝台前,拿起曬紅往眼睛周圍抹,一副剛哭過的樣子。

然後,起身下樓。

“誒,溪溪,你去哪兒……”

……

深夜三點。

‘叩叩!叩叩!’薄家老宅的大門被人很用力敲響。

管家打開門,便看到傅溪溪站在門口,一臉詫異:“傅小姐,你怎麼來了?”

傅溪溪冇有理會他:“九爺呢?我要見你們的九爺。”

聲音很大,一點也不擔心影響彆人的睡眠。

很快,薄家許多人都被她吵醒。

薄戰夜亦是冇想到傅溪溪會大半夜出現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