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114章

-而為了檢視他的傷勢,她幾乎是撲在他身上的,距離很近。

薄戰夜緊繃幾天的神經,忽而就軟下來,頭靠在她肩上:

“嗯,很疼,不是臉疼,是心疼。”

“心疼我的妻子懷著孕還為我擔心,心疼我的妻子大半夜跑過來演戲。”

“下次不準再這樣。”

傅溪溪心尖一顫:“有個詞叫夫唱婦隨,老公演戲,老婆也跟著演戲很正常呀。”

“而且我覺得挺好玩的,一點也不委屈。”

薄戰夜依舊心疼。

女人懷孕就該成為公主,女王,安心享受生活與丈夫的寵愛照顧。

他現在既冇有陪在她身邊給她愛,又要她做這些。

“小溪,你放心,我會儘快處理好事情,早點陪你和孩子。”

傅溪溪點頭:“嗯嗯!我相信你啦。”

“我給你吹吹好不好?”

薄戰夜直起身,嘴角一笑:“不疼。不過你要親一親緩解疼痛的話,我倒是不介意。”

親他?

傅溪溪看了眼前麵的司機和阿嬌,小臉兒一紅,正要拒絕,結果阿嬌就把擋板,同時還說:

“親吧,我們看不到。再說,你們可是好不容易見一麵。”

傅溪溪:“……”

好囧!

可看著薄戰夜深邃迷人得目光,裡麵明顯有等待意味,她還是抿唇:

“親你可以,但你得告訴我,那些照片是不是演戲,錯位?不是假戲真做吧?”

薄戰夜俊美臉上掠過一道朦朧異色,一把將傅溪溪帶入懷裡:“吃醋了?”

男人的聲音暗啞帶著愛昧,氣息濃烈好聞。

傅溪溪呼吸忍不住發熱:“誰吃醋了?我從小到大最不喜歡吃醋了!”

“我隻是不喜歡不潔身自好的人!何況你是老公,我問一下很正常。”

“說,你是不是心虛,才轉移話題?”

薄戰夜看著小女人喋喋不休的小嘴,低頭,在上麵狠狠烙印下一個吻:

“想什麼?我從不做心虛之事,如果做了,冇必要心虛。”

“當然,我和她們什麼都冇做。”

“那些照片如你所說,隻是錯位,故意讓薄厲霄看到。”

“如果碰了她們,我親自跺了手,給我的老婆大人奉上,嗯?”

解釋,加毒誓,最讓女人安心。

傅溪溪心裡完全相信,一晚上的陰霾一掃而空,嘟著嘴搖頭:

“不要,那太血腥,我拿手也冇用。”

“你要是碰了,我會把你的第三條腿剁下來,燉成湯,然後給狗喝。”

薄戰夜腿部一緊:“……”

他真慶幸自己冇有非份之想,否則小女人這麼狠,得生不如死。

“好啦~~不逗你,我們不能待太久,你快回去吧。”傅溪溪揉揉他的頭髮,像摸小狗狗一樣。

聽說女人做這種動作,表示對男人的喜歡,也表達內心覺得男人會像狗狗一樣忠誠。

嗬,他高高在上的薄九爺,在她這裡快成了狗?

關鍵是,他還絲毫不討厭她這個動作,甚至喜歡。

薄戰夜有些無奈。

他發現自己對她的喜歡再次超出認知,重新整理底線,摟住她的細腰:

“還冇親,就想糊弄過去?”

額……

傅溪溪完全忘了這茬兒,看著他索要的模樣,最終還是抿唇,湊過去,在他發紅的臉頰上親了親,之後又舔了舔。

香唇柔舌很是輕柔,帶水!

薄戰夜血液瞬間上湧,整個脊背都縮緊緊繃:“你做什麼?”

傅溪溪說:“口水有抗菌作用,先給你處理一下呀。”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他第一次聽說這樣的處理方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