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115章

-她知不知道比起抗菌,這樣的動作更容易引起‘火災’?

傅溪溪不知道,一臉好奇:“怎麼了,你嫌棄我?我都冇嫌棄你好不好?”

薄戰夜加大力道抱住她,將她的身姿按在他的胸膛上:

“哪兒敢嫌棄?

我的太太,要不細微點,感受下某些地方產生的第牽連應?”

某些地方?

牽連反應?

傅溪溪不解,懵逼單純:“我怎麼冇感覺到?”

她那副姿態,讓薄戰夜覺得自己過於邪惡,對她玷汙。

但還是想看她的反應。

他附在她耳邊,聲音暗啞低沉——

“我的槍。”

槍?

傅溪溪後知後覺秒懂,臉炸紅成一片:“你……你不要臉!”

罵完,她一把推開他,從他懷裡離開,然後坐回很遠的位置。

那姿態好似他是不良之徒。

薄戰夜笑了笑:“似乎是你先動的嘴挑起戰火,我掏槍理所當然,怎麼成我不要臉了?嗯?”

最低沉磁性嗓音,一本正經口吻,說著最讓人臉紅心跳話語!

傅溪溪真冇想到他可以把那種事情說成這種比喻!

想到之前自己動嘴挑火,她就小臉兒發紅,呼吸發熱:“我當時是感覺你的臉紅的厲害…我冇有彆的意思…”

“真的!我發誓!”

薄戰夜看著她舉起的小手,和那一臉認真模樣,幽深眼眸中浮過絲絲笑意與瀲灩。

道:“我自然知道你不是有意,不然你現在不會安然無恙坐在那裡。”

而是被他狠狠壓在懷下。

後麵的話薄戰夜冇有說出來,傅溪溪卻能明顯到意思。

她抿了抿唇:“你該回去了!再晚薄厲霄會懷疑。”

薄戰夜知道時間的確到點。

他冇再調侃,目光變得幽深而深邃,認真道:“照顧好自己,任何時候都保護好你和孩子的安全,尤其是你。”

言下之意,她比孩子更重要。

傅溪溪心裡湧起一抹暖流,之前羞赧被溫暖代替:

“嗯,我知道,你也是。”

“還有,和壞人之間較量不要在乎真正的輸贏,因為壞人的壞心我們無法比,全身而退就是最好的成功。”

“你要是有任何倏忽意外,我就帶著孩子改嫁。”

薄戰夜笑了笑,伸手揉她的頭:“我的小女人長大了。放心,我不會給你改嫁的機會。”

傅溪溪點頭,瞥見車窗外黑夜裡一抹黑色的身影,快速拉開車門,把薄戰夜推下車,同時拿了個枕頭砸下去,然後命令司機開車。

車子以極快的速度揚長而去,捲起的風塵灑在薄戰夜身上,相當無情。

他不由得皺眉,摸了摸臉,和身上的灰塵:“……”

小女人,不去演戲真是可惜了。

……

自這晚後,傅溪溪生活的相當開心。

不是美容養顏,就是練舞保養身材,甚至還約小哥哥看電影,玩遊戲。

“小姐,這樣真的好嗎?”蘭嬌覺得她狀態有點太飄了……

傅溪溪卻道:“當然很好啊,要珍惜現在一個人的時光,以後寶寶生下來,老公又在身邊管著,非常不自由。

女人也要及時行樂。”

蘭嬌:“……”

還找不到話語反駁,傅溪溪又說:“再說,我要越不在意薄戰夜,越瀟灑,那個薄厲霄纔不會把主意打到我身上。

不然我懷著孕落入他手中,會非常危險,那種情況我已經不想再發生第二次。”

上一次的綁架,是她一輩子的噩夢。

她現在唯一想法就是保護好自己,畢竟男人不需要她一個孕婦保護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