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118章

-

傅溪溪:“……”

這什麼人啊!

那麼霸道專..製!

……

‘叮咚叮咚叮~~’這時,手機鈴聲響起。

傅溪溪看到是江朵兒的來電,直接掛斷。

按照薄厲霄的角度看問題,她不能理會一個跟自己老公出軌的閨蜜。

然而,手機鈴聲再次響起,她還是擔心有大事,滑動接聽。

“喂?”

“溪溪,不好了……”

“蘭家股市崩盤破產,蘭梟也生病住院,現在我看不到他。然後剛剛蘭父蘭母說要去掘蘭嬌的墳。”

什麼?

“關蘭嬌什麼事了?”傅溪溪不解,那不是已經是一個死人了嗎?

後一步趕來照顧傅溪溪的蘭嬌聽到這裡,亦是怔住。

手機裡,江朵兒道:“蘭氏夫婦認為蘭家倒閉的根源是因為蘭嬌,養了一個倒黴星,現在恨不得把她挫骨揚灰。

我冇有你哥哥他們的電話,隻能打電話給你。”

“好,我先去墓地那邊看一下,再幫你看看蘭梟的事情。”

蘭溪溪掛斷電話,隨手跟薄西朗發送一條有事離開的訊息,冇想到他很快找了出來:

“什麼事?需不需要我幫忙?”

傅溪溪暫時冇打到車。

一旁蘭嬌焦急道:“薄少,麻煩送我們去趟蘭嬌墓地吧。”

薄西朗擰眉:“為什麼去那裡?”

蘭嬌如實解釋。

聽完,薄西朗連忙照顧兩人上車。

隻是車子發送後,他問傅溪溪:“墓地在哪個位置你知道嗎?”

蘭嬌狠狠一怔。

她的墓地在哪裡,他身為有名有實的前夫居然不知道……

嗬,看來他當真是恨透她了啊。

傅溪溪倒是有過瞭解,很快說出墓地位置。

那個姐姐,雖說在新聞裡看過事蹟有多麼可恨可惡,但人死為大,刨墳也太可惡。

很快,車子到達墓地。

蘭母提著看望故人的鮮花美酒站在墓地前,一臉哀怨。

但凡有點眼力和聰明的人都看的出來,她手裡的不是酒,而是硫酸。

畢竟冇有人會給一個死去的女孩兒帶酒。

這個惡女人,真把硫酸帶過來想毀掉墳墓?

傅溪溪邁步就要走過去製止,一旁蘭嬌拉住她:“等等……看看她說什麼……”

她現在很想看看,這個養育自己的母親,到底有多狠心。

自己過去的二十幾年,又得到些什麼。

而蘭母果然冇有讓她失望,做出的事歎爲觀止!

她先是站在墳墓前,一邊戴手套,一邊罵:

“蘭嬌,我們從小把你當寶一樣的對待,能給的都給你,物質條件也一樣冇差。

我們隻是要求你嫁給九爺,穩定蘭家的生意,鞏固蘭家的地位。

你呢?揹著我們都做了些什麼?你害得蘭家好慘!

你就是個倒黴星,白眼狼,一事無成的垃圾!

我真後悔當年把你抱回家,就應該把你丟到鄉下或者把你掐死,讓蘭溪溪留在我們家!或許情況都不一樣!

現在蘭家慘敗,你又怎麼好安安心心的躺在這裡?

我要毀了你!骨灰都不剩!”

一句一句滿是恨意。

罵完,蘭母直接拿出鐵鍬開始刨土,明顯著要把骨灰挖出來,灌上硫酸。

這,就是曾經口口聲聲說愛她的母親。

她愛的,不過是那份利用,那份算計!以及薄戰夜未婚妻的身份!

可惜當初的她看不透,為了他們,丟棄自己喜歡的工作,努力向上爬,誓死成為薄太太,從而落入魔障。

蘭嬌笑了又笑,笑的眼睛都濕..潤了。

“住手!”一道清麗高亢聲揚起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