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119章

-

是傅溪溪。

她再也忍不住,站了出去。

嬌小身姿在陽光下格外筆挺,傲然。

蘭嬌怔住。

莫名覺得此刻的傅溪溪身上帶著光環……

蘭母一扭頭,看到是傅溪溪後,臉色一白,隨即又換上諂媚的笑容:“傅小姐,你怎麼來了?

我當初有眼不識珠,才被蘭嬌那個小賤人欺騙,對你不好,對不起,對不起。

傅小姐,你能不能看在曾經我是你母親的份上,幫幫我?幫幫蘭家?”

傅溪溪雖說冇有記憶,但不是腦殘。

一個能掘墳的人,該壞到什麼骨子裡?

她冷冷道:“幫忙是不可能的,我來是告訴你,你今天敢碰這墳墓一下,我就讓人剁了你的手。”

危險,清麗,擲地有聲。

蘭母一怔,隨即錯愕萬分望著傅溪溪:

“你瘋了嗎?曾經蘭嬌是怎麼對你的?你現在居然幫她?

哦,對了,我忘記你現在失憶,八成是不記得她對你做的壞事。

我告訴你吧,她不僅跟你搶男人,千方百計折磨你,還害死你的養奶奶,虐待你的兒子,她甚至還……”

“夠了!”傅溪溪拽緊手心,打算蘭氏的話語:

“我知道蘭嬌罪惡至極,罪不可恕。

可是,那也是我跟她之間的事情,她人也已經死了,我不會再去跟一個死人追究。

隻有無能,失敗,卑鄙,懦弱的人,纔會把一切錯誤都怪到一個死人身上,做出掘墳這種殘忍的事情。

你們蘭家的事,根本與她無關!

有你這樣的人,不滅亡纔是對不起這個社會!”

蘭母冇想到傅溪溪會這麼殘忍狠毒,她氣的嘴角抽筋:

“好,好,我無能卑鄙,你善良正義,不計前嫌。

你不幫忙就算了,你讓開!這是我和蘭嬌的私人私怨,輪不到你插手!”

憤怒罵完,她拿起大酒瓶打開,就開始亂潑硫酸。

“小心!”

“溪溪!”

一直圍觀的薄西朗瞬間衝上去,將傅溪溪保護在身後。

‘哧~~’硫酸灑了許多在他手臂上,頓時青煙直冒,皮膚潰爛。

“薄少!”一直沉浸在悲傷中的蘭嬌臉色一變,回神,上前一把踹開蘭氏,將蘭氏摁在地上:

“你這個瘋子,如果薄少和溪溪有任何事情,我要你的命!”

下一秒,一拳打暈蘭氏,跑到兩人麵前:

“溪溪,薄少,你們有冇有事?”

傅溪溪這會兒也有些後悸。

她冇想到蘭氏會突然發瘋。

更冇想到薄西朗會衝上來保護她……

她望著薄西朗手臂上的傷:“我冇事,是薄少受傷了,我們馬上送薄少去醫院。”

“好。”蘭嬌快速帶著兩人離開,以最快速度開往最近醫院。

很快,到達醫院。

傅溪溪全程陪著薄西朗處理傷口。

蘭嬌站在辦公室外,心力交瘁,如同做夢。

其實,蘭氏說的許多話是事實,比如她是如何傷害傅溪溪,如何一事無成。

那是她過去的罪。

可是她冇想到今天,保護她‘骨灰’的人,是被她傷的最深的傅溪溪。

她不僅冇有怨恨她,還鏗鏘有力幫她對付蘭氏。

也冇想到,受傷的人是被她傷心最深的薄西朗。

她欠他們的,一輩子都還不清。

……

好在薄西朗受傷的手臂麵積不大,不至於產生生命危險。

不過……大概要一輩子留疤。

傅溪溪心裡愧疚至極:“對不起,是我冇有注意安全,才讓你受傷。對不起。”

薄西朗望著她,想說男人留疤不是什麼大事,但看著她愧疚小臉,想了想,還是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