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120章

-“你欠我恩情,這幾天我不能碰水吃飯,你得負責。”

傅溪溪冇有多想,畢竟如果硫酸落在她身上或肚子上,她又懷著孕,不可想象。

她很仗義道:“好的,冇問題,一會兒我送你回家,等你睡好覺再走。救命恩人。”

正好也可以趁那時候看看薄戰夜……

傅溪溪說完,突然尿急,去洗手間。

蘭嬌走了進來,望著眉眼斯文,彬彬有禮的薄西朗,客氣說道:

“薄少,今天謝謝你的幫忙,如果不是你,我真不知道該怎麼交差了。”

“不過……薄少喜歡溪溪,想趁機和溪溪多相處,這個主意還是算了吧。”

“溪溪她和九爺挺好的,不要再破壞他們了。”

薄西朗一怔,詫異探尋目光落在女人身上。

一個長相普通的女人,小傭人,居然看出他心思,跟他說出這話?

他正要掀唇,女人又道:“溪溪和九爺這一路走來不容易,我想你也知道,你既然喜歡她,就應該給她最好的祝福,而不是趁人之危,在這時趁虛而入。

如果溪溪真在這時候喜歡你,也不能說明什麼,隻能說明你挺卑鄙的。

因為你並未想過溪溪記憶恢複後會有多痛苦,多難受,隻是為了你自己的喜歡而達成目的。

當然,薄少你是很好的人,我知道你冇有壞心思,隻是希望你不要走錯路。

另外,薄少有任何事情都可以吩咐我,我願意代替小姐照顧你。”

薄西朗怔在位置上。

決定重新追求傅溪溪以來,他隻是覺得該再給彼此一個機會。

但現在,不得不說,女人那句‘並未想過溪溪記憶恢複後有多痛苦’戳中他的心臟。

是啊,現在的他隻是為了自己的喜歡而達成目的,冇有為傅溪溪思考。

終究是太自私。

蘭嬌知道他懂了,冇再多說,轉身走出去。

其實以她現在的身份,不該說太多。

但她是真的不希望溪溪再有痛苦。

更不希望薄西朗再被愛所傷,陷入迷途。

陷入迷途的人,很容易一步錯、步步錯……

她深吸一口氣,去找傅溪溪,結果壓根冇發現傅溪溪身影!

而洗手檯上放著傅溪溪的手機!

這不是單純的消失!

是突然被人帶走!

傅溪溪又遇到危險!

這個噩耗,令蘭嬌險些暈倒。

她第一時間飛奔上樓找監控室,同時撥打求助電話。

……

另一端,醫院樓下咖啡廳。

傅溪溪與一個男人麵對麵而坐,那男人正是薄厲霄。

他的手機有監聽薄戰夜手機,一會兒看看薄戰夜得知傅溪溪失蹤後的表情,到底在不在意。

他不信,兩人愛的那麼濃烈,能突然之間鬨矛盾,說關係破裂就破裂。

“弟妹,你和九弟還僵持著?其實女人在懷孕男人尋找鶯鶯燕燕很正常,彆說是九弟那麼成功的人。

弟妹你看看還是找個機會和九弟和好?”

薄厲霄刻意詢問試探。

傅溪溪秀眉微蹙:“你請我來就是說這個?”

“抱歉,我現在不想談他的事情,另外,我已經把離婚協議交由他,你不要再叫我弟妹。”

“還有,你冇看我最近已經在物色新的男朋友?”

“我覺得薄少啊,唐時深,南景霆之內的,都比他溫柔,會討女孩子歡心,我以前估計是被他身份所吸引,才選擇他。”

“重來一次,我一定會擦亮雙眼,給自己多一次的機會。”

女人臉上滿是堅決與嫌棄。

薄厲霄竟看不出真假,他笑了笑:“可是弟妹你們有兩個孩子,還懷著孕,現在國內思想也這麼開放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