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122章

-

我估計今天如果露出什麼馬腳,你就三命嗚呼。

溪溪,對不起,我不該丟下你。

還好你冇事……不然我真的不知道怎麼辦,謝天謝地。”

傅溪溪也知道薄厲霄的目的,這會兒腿有些發軟打顫:

“這個男人太可怕了,公然之下敢帶刀殺人,我現在好擔心九爺的安全。”

“怎麼辦?有冇有辦法幫幫九爺?”

蘭嬌抱住她安慰:“放心,九爺暫時冇事的,他的目的應該是要九爺痛不欲生,所以會從九爺身邊的人下手,最後纔是九爺。

你現在什麼都不用做,保護好自己和孩子,就是對九爺最大的幫助。”

傅溪溪無助難過,心裡忐忑不已。

當晚。

她回到總統府休息,一直在做噩夢。

不是夢到薄厲霄危險可怕的臉,就是夢到他拿刀捅進薄戰夜的心臟。

“啊!”猛然從噩夢中驚醒,她意外落入一個寬厚堅實懷抱。

“冇事的,我在這裡。”

“有我在。”

這聲音是……薄戰夜?

傅溪溪詫異抬眸,看著朦朧光線中男人精緻立體的容顏,抬起手臂抱他:

“九爺,你怎麼會在這裡?”

“我好怕,怕薄厲霄,怕你有危險……”

女人最懦弱的時刻,大概就是現在。

最讓人動心動.情的,也是現在。

薄戰夜隻是擔心她白天受到驚嚇,過來看望她。

並未想到她會在夢醒時分擔心他。

他抱著她嬌瘦身姿,大手一下下輕拍:“冇事的,我還要保護你和孩子,怎麼會有事?”

“你放心,我已經在想對付他的辦法。”

傅溪溪抬起朦朧水霧的眼睛:“我可以相信你嗎?”

那眼睛和語氣裡,充滿著期頤。

薄戰夜唇角勾了勾,大手溫柔撫摸她小臉兒:“當然。”

傅溪溪看著他沉穩的麵容,懸著的心落下,湊起身主動在他臉上一親:

“給你的鼓勵。”

薄戰夜眉宇一揚:“就隻是鼓勵?”

傅溪溪點頭:“不然呢?”

薄戰夜附到她耳邊:“我希望是喜歡,愛意。”

“……”喜歡……愛意……

如果不喜歡一個人,怎麼可能親他呢?

傻子!

傅溪溪懶得理他,躺回床上,背對他。

薄戰夜俯身,冇得到想要答案,有淺淺暗淡。

但他不想逼她太緊,高大昂藏身姿輕輕抱住她,安慰:

“睡吧,以後少出門,如果再見到薄厲霄,繼續裝作對我無情,應該安然無恙。”

“當然,我不會讓他再出現你麵前。”

傅溪溪輕輕點頭:“好,你是不是天一亮就走?”

“嗯,我藉著和肖恩恩回肖家的機會,晚上從後門洋裝出來看你,白天得出現。”

傅溪溪莫名有些失落。

自己明明是有老公的人,卻像單身一樣,幾天見不到麵。

不過她更明白,如果不是薄戰夜這段時間的偽裝、製造假象,今天薄厲霄根本不會那麼輕易信她,放她離開。

他的遠離,是一種保護。

她冇再多說,在他舒服的懷裡,很快睡去。

這次,冇有噩夢,睡得格外香甜。

薄戰夜卻是一夜未眠。

除了薄厲霄那顆不定時炸彈,抱著自己妻子什麼都不能做,也是一種酷刑。

仔細算算,他們已經接近五個月冇親熱……

女人對這方麵似乎很淡然,男人則很容易觸動。

就如現在抱著傅溪溪,她的馨香,嬌軟,讓他沉寂許久的躁動舒醒,有一千萬個衝動想要將她占有。

可惜,想到她的抗拒和害怕,他不能去碰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