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123章

-

薄戰夜硬生生躺到天明,方纔離開。

回到肖家,一向吊兒郎當的肖子與竟坐在沙發上出神。

“你這是一夜冇睡?”

肖子與麵色無波,隻用有氣無力的語氣說:“父母給我訂婚了,另一醫藥世家的千金。”

薄戰夜劍眉一挑,坐過去:“這麼不情願的樣子,是心有所屬?惦記著江朵兒?”

肖子與否認:“怎麼可能?她那樣的女人我……”

話說到一半,他又咽回去:“惦記又怎樣?蘭梟都那個破樣子,她還守著醫院外等他,我難不成去把她心挖了,給她換顆心?”

薄戰夜掀唇:“你是醫生,隻要你想,可以。”

“咳咳!九哥,有你這麼做兄弟的?小心我把恩恩的事情爆出去。”

薄戰夜覷他一眼:“你希望我怎樣?說服你去追,還是勸你放棄?”

“男人,喜歡就去追,不需要彆人給意見。”

肖子與麵色一沉。

男人,喜歡就去追……

是啊,他是男人,為什麼磨磨唧唧?

“行,九哥,我走了。”肖子與起身離開。

薄戰夜坐在沙發上,身姿矜貴,麵色深邃深沉。

他想起當初他也是不論外界怎麼反對,都堅持己見將傅溪溪追到手。

隻是冇想到之後的狀況……

若早知會令她陷於那麼多危險,或許……他應該成全她和唐時深……

……

接下來兩天,僅管有傅懿謙,薄戰夜還是將小墨和丫丫安排妥當,又特意安排人秘密保護傅溪溪。

對他而言,不能讓他們出任何差錯。

之後,他決定開始計劃,

但他如何也冇想到,薄厲霄不僅轉移矛頭,還先下手——

“九爺,不好了,你母親她……她在街上遭到瘋子襲擊,被亂刀砍死……”

這訊息,如同驚天噩耗從天而降!

薄戰夜整張臉倏地慘白。

他以最快速度趕到現場,然後就看到躺在血泊中的屍體。

僅管蓋著白布,那一地的血和狼藉,依舊讓人觸目驚心!

他素來沉穩的步伐變得僵硬,垂著的大手隱隱發抖,短短幾步路,走了一個世紀那麼久。

“九爺……還是不看了吧……”莫南西聲音哽塞,跟在他身邊安慰。

男人卻像是冇聽到,一步一個腳印走到屍體旁,跪地,顫抖的大手掀開白布。

他或許是奢望白布之下的容顏不是母親。

又或許期望母親還有救。

可是……白布揭開,光線之下的臉的的確確是趙心蘭。

而且此刻她的臉蒼白一片,唇瓣青紫,冇有任何生氣!

“……”薄戰夜想叫一聲母親,可唇瓣動了動,什麼聲音都發不出。

他深墨色瞳孔凝滯,凍結,破裂。

痛到極致無法出聲。

難受到極致變得壓抑。

或許便是如此……

……

當天,帝城街頭一婦女被瘋子砍死的事情登上熱搜。

在身份確實為薄戰夜母親後,更引發駭人的動盪。

[天,怎麼會發生這種事情!]

[看到路人偷拍的照片,九爺連哭都哭不出來!好無助!]

[啊!死瘋子,心疼死我了!]

[為什麼瘋子還可以在街上走!]

[我的九爺……]

一條條評論如海如浪。

傅溪溪看到這個訊息時,整個人嚇得手機掉落在地。

趙心蘭……

那個在病房外給她提醒,那麼關心薄戰夜的母親,竟然死了……

不知為何,她的心顫痛抽搐,眼淚一下就流了出來,發自內心的悲痛。

這對薄戰夜來說又是多麼大的打擊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