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124章

-

“我要過去陪他。”傅溪溪邁步就想去到薄戰夜身邊。

蘭嬌一把拉住她:“不可以,你現在不可以過去。”

“為什麼?他的母親死了,他肯定很痛苦,我要陪他。”

“溪溪,我知道你的想法,可是……你看不出來嗎?這壓根不是瘋子亂殺人,是刻意的謀殺!”

傅溪溪一怔:“謀、謀殺?”

“你……你是說薄厲霄做的?”

蘭嬌道:“對,很有可能。”

“薄厲霄在你這裡無從下手,肯定轉而把矛頭轉向彆的地方。

如果你現在過去,之前一切的偽裝就付之東流,下一個很有可能就是你。”

傅溪溪僵在原地,全身冒起冷寒。

她真的冇想到薄厲霄這麼殘忍,瘋狂。

聲音無比哽塞擔憂:“九爺怎麼辦?”

“他一個人怎麼辦?”

蘭嬌抱住她:“冇事的,冇事。”

“九爺能挺過去,他也能感覺到你的關心。”

傅溪溪知道現在最好的幫忙就是照顧好自己,不成為薄戰夜的拖累。

可是失去母親是多麼痛苦的事情

眼睜睜看著自己的母親倒在血波之中,又是多麼黑暗的噩夢?

她不敢想象他看到那個畫麵時是怎樣的崩潰,僅是想到剛纔網上翻到的那個他的身影照片,就心如刀絞。

可自己,什麼忙都幫不上。

不,她一定要做點什麼!

傅溪溪推開蘭嬌,直接去找傅懿謙:“哥,這個案件能調查一下嗎?”

此刻,傅懿謙正經嚴肅坐在書房的辦公桌上,手中檔案已經是案件經過,電腦上也播放著案發經過。

他關閉血腥畫麵,起身:“我會調查,但這麼血腥的事情你就不要插手,在家好好養胎。”

“我不怕。”傅溪溪聲音鏗鏘有力:“九爺對我那麼好,如果我什麼都不做,我會自責,難過,內疚,睡不好覺。”

“哥,讓我幫幫忙吧。”

傅懿謙望著她那祈求可憐的眼睛,頭疼。

一旁蘭嬌開口:“太子爺,小姐這狀態的確很難平複,就讓她做點什麼事情吧。”

傅懿謙無奈,揉了揉眉心,道:

“溪溪,不隻是你想為薄九做事情,我也想為他把凶手繩之以法。

但事情冇有你我想象的那麼簡單。

這個瘋子冇有任何理智智商,在法律上來說,精神病類人殺人無罪,隻能被羈押或送進精神病院。

當然,我可以為他特意開辟法律,判處死刑,

不過你們都知道,這不是真正的凶手。

如果我猜的不錯,是薄厲霄。”

傅溪溪捏緊手心:“肯定是他,他之前就想殺我來著!

瘋子也一定是受他指使才這麼做。

現在馬上調查瘋子最近接觸的人或者聯絡方式,找到瘋子和薄厲霄的來往記錄,就可以將薄厲霄繩之以法。”

傅懿謙歎一口氣:“哪兒有那麼簡單?你覺得壞人會那麼蠢?”

他拿過桌上的一份資料。

上麵是關於瘋子最近的資料:無電話,無親人,無社交,未查到跟任何人接近。

也就是說,傅懿謙已經以最快速度調查!卻一無所獲!

傅溪溪整張小臉兒黯淡下來:“怎麼會這樣?為什麼會這樣……”

蘭嬌道:“薄厲霄在國外二十年,回國肯定是有計劃和預謀,且不會不會露出任何馬腳。

所以,這也是九爺之前擔心你安全,和你暫時分開的原因。”

傅溪溪聽到這個,心裡更加難受。

她最開始不明白他的用意,誤會他,甚至覺得有點小題大做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