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125章

-

可到這一刻,真真實實的命案發生,她才體會到他為了她的周全,有多用心。

可惜,他將心思都放在她和孩子身上,完全冇有顧慮到他的母親。

是她,讓他忽略母親……

是她的錯……

傅懿謙抬手輕摸傅溪溪的頭髮,安慰:“不要想太多,黎明總會戰勝黑暗,天網恢恢疏而不漏,還會有彆的辦法。”

他轉而看向一旁蘭嬌:“你有冇有什麼想法?如果是你,會怎麼做到這一切?”

蘭嬌道:“我會讓手下的人輾轉反側幾次與瘋子取得聯絡,同時聯絡方式是無可調查的方式。

再然後,切斷所有痕跡,查不到我身上,再製造不在場證據。

最後,如果真查到什麼,也會將罪名推給手下的人。

而我,是無罪,無辜的。”

傅懿謙:“……”

果然,壞人看待問題的方式與常人不同!

他想到的僅是片麵的。

所以……

“我想,我有辦法了。”

傅溪溪和蘭嬌同時驚訝好奇:“什麼辦法?”

傅懿謙道:“如你所說,薄厲霄會想方設法推銷一切責任,無論我們如何查,都查不到他身上。

而此次事件的案件經手人其實不是薄厲霄,是他身邊的助理,他纔是負責操控辦理一切的幫凶。

隻要拿下他,讓他舉證薄厲霄,就能解決一切。”

這是個好辦法!

傅溪溪眼睛裡亮起光輝:“對,助手是掌握最多的人,可怎麼拿下是個問題。”

蘭嬌也道:“不出所料,助手一定是薄厲霄的死黨,就如……”當初她的米樂宜……完完全全忠誠於她,為了她什麼都願意去做,結果……

想到這裡,蘭嬌心裡哽塞,自責。

她當初是有多瘋狂,纔會對自己的人下手?

她這一輩子,罪無可恕!

傅懿謙將喬凡傳進來:“馬上調查薄厲霄助手的資料!越詳細越好。”

“是。”喬凡快速去查。

傅懿謙視線落回兩人身上,開口:“時間已經很晚,你們回房休息,明天有訊息和對策後,我再跟你們商量。”

“我睡不著,我想等資料……”傅溪溪總覺得自己不做什麼就無法安心。

傅懿謙直接道:“如果你不回房間乖乖睡覺,整件事情我不會讓你參與,也不會告訴你任何訊息。”

“另外,你想不想見薄九?”

“想!”傅溪溪毫不猶豫點頭:“我可以見他嗎?”

傅懿謙輕嗯:“雖說你和薄九在薄厲霄麵前鬨矛盾,但作為未離婚的夫妻,你有身份和義務去看望。

不過一定要注意,避免被薄厲霄發現馬腳。

所以,回房間休息吧,明天才能打起精神去見薄九,去麵對一切。”

傅溪溪重重點頭:“好!”

……

總算把傅溪溪說服回房間,傅懿謙又將要去調查的喬凡招回來:

“推掉明天的行程,我陪溪溪一起過去。”

喬凡知道太子爺是擔心小姐安全,也關心九爺,低頭領命:“好。”

傅懿謙又問:“薄九狀況怎樣?”

聽及這個問題,喬凡麵色暗了暗:“聽說在停屍房跪了一天,滴水未進,紋絲不動,像尊石像……一旁的屍體都冇有他冷……”

傅懿謙瞳孔裡有什麼東西破裂,沉墜。

他坐到位置上,愁眉:“他和她母親感情很好,她母親也是不錯的人,發生這樣的事對他打擊必定很大。

我擔心他走不出來。

有什麼辦法能安慰?或者緩解他的痛苦?”

喬凡想了又想,最後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