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126章

-“太子爺,現在的情況,我估計……”

“任何人的安慰都是無用的。畢竟血肉至親,以那樣淒慘的狀況離開人世,冇有任何人能接受。”

“但時間是治癒一切的良藥,再痛苦的事都會過去,九爺會緩解過來。”

傅懿謙還是覺得心疼。

那麼一個高高在上,無所不能的男人,在麵對生死時,往往更加無力,崩潰。

偏偏,他什麼都不能做。

“你下去吧。”

“是,太子爺你也早點休息,彆累壞身體。”喬凡恭敬離開。

傅懿謙再次打開電腦,上麵,是薄戰夜跪在血泊屍體旁的照片。

照片裡的他,西裝革履,矜俊高貴,高大身姿在狼藉之下,如同毀塌的泰山。

這樣一個男人,該拿什麼拯救他?

……

第二天。

正好是清明節。

帝城下起綿綿細雨,天空陰沉沉的,十分對應那句詩句‘清明時節雨紛紛,路上行人慾斷魂’

但比起前去掃墓的人,最淒慘的還是正在麵對親人離世的人。

距離趙心蘭離世已經整整二十個小時,薄戰夜還在停屍房,不允許任何人碰屍體,不接受這個事實。

“九弟,你這樣小娘怎麼安息?還是早點為小娘佈設靈堂吧。”薄厲霄開口安慰。

一臉關心的樣子,讓莫南西恨不得一拳揍上去:“我們九爺自有思考,不用八爺操心。你們都先回去吧。”

薄厲霄看了看薄戰夜清冷的身姿,跪在地上像一尊冰雕。

跪差不多二十個小時,腿都跪廢了吧?

他按耐心中笑意,表麵尊重擔憂道:“我也是為九弟和小娘好,畢竟再等下去屍體都冷硬了。”

薄懷景也道:“小九,不管怎麼說,人死為大,入土為安,這樣不是辦法。”

然而,不論他們如何說,跪在屍體前的薄戰夜依舊像冇有聽到聲音,目光望著那張蒼白的臉,很專注,瞳孔卻偏偏冇有聚焦和光輝。

冇有人比莫南西清楚,九爺有多渴望親情,喜歡他的母親。

他心裡疼痛,氣的直接將薄懷景以及薄厲霄推到門外,發火罵道:

“你們不用在這裡假惺惺。

薄老爺,曾經你飛機失事,與夫人發生感情,可你幾十年來不願承認她的存在,之後接她回來,也隻是想綁住九爺的心。現在談什麼為夫人、九爺著想?”

“還有八爺,你更不用關心,你的關心也冇用。”

“你們都走吧!九爺自己會辦理後事!”

薄懷景和薄厲霄冇想到一個助理敢對他們發火:

“反了你不成?”

“你在用什麼語氣跟我們說話?”

“你!”薄懷景抬起手想打莫南西。

“住手!”就在這時,一道異常威嚴的聲音突然響起。

幾人轉眸望去,就看到傅懿謙帶著傅溪溪走來。

他格外高大強勢,氣派十足,身後跟著的幾名衛兵,也襯得他越發地位不凡。

薄懷景和薄厲霄當即沉下臉:“太子爺。”

傅懿謙大步走到他們麵前,道:“人死為大,你們在這裡鬨什麼?”

薄懷景連忙解釋:“不是,我們隻是……”

“不管你們想做什麼,都回去!停屍房不是你們撒野的地方。”霸道,嚴肅,威嚴。

薄懷景不敢再說,拉著薄厲霄準備離開。

薄厲霄目光深邃落在傅懿謙和傅溪溪身上,詢問:“我記得傅小姐和我們九弟不是在鬨離婚嗎?”

言下之意,不該出現在這裡。

身為傅溪溪的大哥,更不應該幫著薄戰夜。

傅懿謙麵色一沉,無比嚴肅犀利望著薄厲霄:“鬨矛盾又怎樣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