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127章

-

“我傅家家風嚴謹正義,尊重死者,在大是大非麵前,會放下私人恩怨。前來看望死者也是禮貌之舉。”

“而你們身為家人,卻在這裡鬨鬨騰騰,就不怕心有不安,半夜做夢?”

薄厲霄嘴角微抽:“不是那個意思,我們隻是關心九弟。既然九弟需要個人思考,那我們就先回去。”

他並不想得罪傅懿謙,邁步離開。

空氣很快恢複安靜。

傅溪溪終於看到冰冷黯淡的停屍房內,跪在地上的男人。

他還穿著昨天的西裝,由於裡麵有冷氣,黑色西裝上已經附上一層薄薄的霧霜。

看不到他的臉,但僅是背影,都那般孤冷,孤寂。

她的心似被什麼揪住,抽疼難以呼吸。

她邁步走過去跪在他身邊,十分敬重禮貌的對著趙心蘭的屍體磕了頭:“阿姨……你走好,好好安息。”

傅懿謙也邁步上前,用最認真敬重的神態給趙心蘭磕頭。

這纔是尊重死者的問候。

莫南西想到薄厲霄和薄懷景,他們到現在都冇有磕過一個頭,敬過一個禮,談什麼關心?

還好,還好九爺還有傅溪溪和太子爺……

傅溪溪在磕完三個頭後,深吸一口氣,望向身邊的男人。

短短一天,他似乎就清瘦了些,五官格外立體,似刀削斧劈。

她心疼哽塞:“九爺……”

“謝謝你過來。”然而,她話未說完,身邊長時間不說話的薄戰夜終於開了口。

聲音是那麼冷,那麼沉,那麼毫無情緒。

他甚至看也未看傅溪溪一眼,對莫南西吩咐:

“莫南西,準備直升飛機,我帶母親回鄉下安葬,不用任何人蔘加。”

這話,自然也包括傅溪溪和所有人。

莫南西一怔,隨即明白趙心蘭是從鄉下來,應該是喜歡土葬,九爺是想讓她死後安息。

他快速道:“好,我馬上去安排。”

薄戰夜又麵色無波望向傅懿謙,道:“帶小溪回去。”

是命令,冷淡,不是商量。

傅溪溪感覺到他周身極致的寒霜,甚至有種拒她於三千裡之外的疏離,心裡詫異又酸楚。

“九爺,我知道你很難過,但我身為你的妻子,應該陪你一起,也應該送老人一程。”

“冇必要,不需要。”薄戰夜冷冷掀唇,臉上的冷淡冷至極致。

傅溪溪還想再說什麼。

傅懿謙起身拉住她:“算了,讓薄九安靜把母親的後事處理好,我們誰都不要打擾他為好。走吧。”

傅溪溪無奈,站起身,深深望著薄戰夜冷俊的臉,高冷的身姿,手心捏了捏。

她用僅有幾人能聽到的聲音說:

“九爺,我和孩子都在你身後陪著你。”

“你不是一個人。”

傅懿謙眸色動了動:“我也在。”

這次見麵,是喪期唯一一次見麵。

當天,薄戰夜帶著趙心蘭回鄉下,從安葬日到頭七,將近九天時間留在帝城。

僅管傅溪溪擔心,在意,想去找他,也無能為力。

而傅懿謙也已調查完佛德的資料。

一句話說,就是和曾經米樂宜一樣,是薄厲霄的生死同黨,不可能背叛。

這樣的人對付起來難上加難。

好在,傅懿謙找到佛德一個致命弱點,就是愛..女人。

“如果安排一個女人到他身邊,獲得他的信任與喜歡,或許能探取不少資訊。”

喬凡和蘭嬌紛紛點頭:“自古男人都容易拜倒下女人的石榴裙下,這不失為一個好辦法。”

“隻是找誰比較放心?”

能做間諜的女人,不僅要能力出眾,心機縝密,還要容貌出眾,同時能矇騙住佛德和薄厲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