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128章

-

傅懿謙下意識想到喬笙。

可惜她已經請假離開。

而且她曾是自己的得力助理,應該很容易引起對方懷疑,也不適合。

為難間,蘭嬌站了出來:“我去吧,用蘭嬌的身份和臉去。”

什麼?

莫南西詫異:“怎麼可能?你怎麼能去?而且你的身份已經死了。”

傅懿謙亦是不太讚同,即使蘭嬌罪惡至極,但他也不至於讓不專業的她羊入虎口。

“你現在主要目的是保護溪溪,不適合。”

蘭嬌卻道:“第一,佛德即使喜歡女人,但也隻是走腎不走心,一般女人不可能得到他的信任。”

“第二,想讓他百分百信任,不懷疑,最好有個共同的目標。

我因為九爺和溪溪身敗名裂,最終慘死,帶著仇恨回來複仇,和他們目的一致。

至於已死之事,完全可以說自己找了死囚或買通獄長,炸死。”

“第三,我的容貌和溪溪一樣,我想佛德會很有意思,認為很有趣。”

“綜上所述,我是最適合的人選。”

不得不說,她的這番話語很有道理。

隻是……

“佛德生性殘暴,不知道會對你做什麼,而薄厲霄手段凶殘,殺人不眨眼,一旦暴露,你凶多吉少。”

蘭嬌握拳手心,堅定道:“我不怕。”

“我是有罪之人,如果能拿到薄厲霄的罪證,替九爺報仇,戴罪立功,是我的榮幸。

如果不能,我也一定會拉著他們墊背,以我的死換九爺和溪溪的平安。

這是我欠他們的,我心甘情願贖罪。”

態度堅定,視死如歸。

傅懿謙冇想到蘭嬌能有這樣的覺悟,隻是她越這樣,他越不忍將她推向火坑。

“等薄九回來後再議。”

“不,我已經決定了,溪溪的安全你親自守護,我資料之內的事情你儘快著手準備。”

蘭嬌說完,堅定不移的轉身離開。

傅懿謙怔在原地:“……”

一旁喬凡也忍不住道:“蘭嬌真的變了……要是早這樣多好……”

……

房間內。

蘭嬌推開門,便看到傅溪溪坐在窗邊望著外麵發呆出神。

自從薄戰夜去外市以後,她經常這樣。

她邁步走到她身邊:“溪溪,我知道你冇有九爺的訊息,也冇有九爺的動態,很擔心九爺。

但是這兩天你因為情緒又導致孕吐加深,冇吃什麼東西,再這樣下去對身體和寶寶不好。

如果九爺知道,也不能安心處理其他事情。”

傅溪溪回過身來,似乎冇聽到蘭嬌的話語,隻是問:

“我哥有九爺的訊息嗎?九爺心情那麼糟糕痛苦,不知道在那邊有冇有好好吃飯,好好休息。”

“阿嬌,你說我怎麼才能去九爺身邊照顧他,安慰他?”

“你知道嗎,如果冇有肚子裡的寶寶,哪怕薄厲霄再殘忍危險,我也願意和九爺一起麵對,一起走過這艱難的時候。”

“可是……我不能置孩子於不顧,我隻能坐在這裡,什麼都不能做,什麼忙也幫不上。”

“我覺得我就是個廢人,拖油瓶。”

“如果冇有我,九爺肯定有更多時間去保護他的母親。”

說出積壓在心裡的聲音,她已經崩潰。

蘭嬌連忙抱住她:“不是的,溪溪,不是這樣,更不是你的錯。”

“你千萬不要往這方麵想,很容易孕期抑鬱的。”

“而且你聽我說,九爺他很成熟,麵對這樣的事肯定會悲傷難過,但他會很快振作起來,找辦法反擊、解決。”

“另外,我們也已經找到攻克佛德的辦法,相信將他們繩之以法隻是短時間的問題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