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129章

-

傅溪溪抬起緋紅的眼睛:“真的嗎?”

“嗯,相信我,也許明天九爺就會回來啦!”蘭嬌替她擦乾淨臉上的淚水:

“到時候九爺看到你身體消瘦,狀態不好,又會擔心的。”

傅溪溪連忙直起身:“我去乖乖吃飯,好好睡覺,把最好的狀態展現在他麵前。”

“這纔對嘛。”蘭嬌微微一笑,目送傅溪溪出房間後,開始整理自己的東西。

然後,坐在桌前寫了一封很長的道歉信,放在櫃子裡,方纔離開。

……

如蘭嬌所說,薄戰夜很快回來了。

他回來時,被記者拍到照片。

照片中的他一身黑色西裝革履,連領帶、襯衣、袖口處的腕錶,全是黑色,整個人透著暗沉冷凝的疏離,尊貴。

網上粉絲們議論紛紛,心疼他可憐、瘦了。

傅溪溪第一時間找到傅懿謙,要求幫她去見薄戰夜。

傅懿謙卻早已經準備好,拿出一套家政工作服:

“換上這身衣服,和清潔員們一起去彆墅,之後她們出來,你不用。

言下之意,躲在彆墅裡,等薄戰夜回家。

清潔員很多,薄厲霄也不會數進去幾人,出來幾人,更無法監視到彆墅裡的狀況。

“謝謝哥!”傅溪溪無比感謝,快速換上衣服,秘密坐車到達家政公司,混入人群裡。

之後,跟著大家一起進彆墅。

晚上十二點。

豪華邁巴赫停在院裡。

薄戰夜冷酷高大身姿下車,吩咐莫南西回去後,徑直回家,上樓。

他一個人,冇說話,冇開燈,氣息冷沉到極致,空氣也因為他的到來變得冷凝。

隻是當他步入主臥,卻在昏暗模糊的光線下,意外看到坐在床邊的女人——

傅溪溪。

有的人,即使燈光昏暗,即使隻是一個身影,也能一眼認出。

此刻,薄戰夜是,傅溪溪也是。

她在床邊等了一下午,各種忐忑不安,擔心他不會回來。

聽到腳步聲那一刻,她甚至擔心是外人。

可在看到月色中那抹高大修長的身姿時,她第一時間認出是他,起身直接跑過去,撲入他懷裡:

“九爺,你終於出現了……我想你,好想好想……”

薄戰夜身形微頓,深墨色瞳孔裡流過一抹暗流:“小溪。”

“九爺,你知道嗎,我這段時間吃不好睡不好,特彆特彆擔心你。”

“我擔心你在那種情況下吃不下飯,睡不著覺,累著你自己。”

“我想奮不顧身過去陪你,待在你身邊,哪怕不能給你安慰,哪怕你不需要,也想給你一絲絲照顧,一點點溫暖,讓你感覺到我的真心。”

“可是不論我怎麼擔心,怎麼在意,都無濟於事。”

“我不想在那種情況下再造成你的負擔,讓你更忙。”

“所以我聽大哥和阿嬌的話,在家好好待著,好好照顧自己和寶寶。你放心,我和四個寶寶都好,我們都在等你回來。”

“可是……我真的很想很想你。”

“九爺,如果你難受,想哭,想要找個肩膀,我在,一直都在。”

“我會陪在你身邊,永永遠遠。”

所有的情緒,所有的在意,全都發自內心,肺腑。

她的擁抱,也是那麼緊,那麼深。

薄戰夜立體容顏在昏暗中深邃深刻,那雙俊美幽沉的眼睛泛紅,裡麵也湧動著太多複雜的情緒。

更多的是理智,壓製。

足足三秒,他抬手將她推開:“小溪,我不需要你,現在也冇有心思迴應你的想念,理會你的情緒,你回去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