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130章

-冷淡,疏離。

傅溪溪微怔。

從停屍房那天,她就感覺到他的淡漠,她以為隻是他難過時的情緒,可現在她說那麼多他還是如此……

她拉住他的手:“為什麼?”

薄戰夜望著黯淡光線下她的小臉,薄唇掀動:

“冇有為什麼,我有很多事情要做,冇有時間跟你兒女情長。”

“你跑上門來告訴我那些,又想我怎樣?”

“安慰?你知道男人最需要的安慰辦法,發泄時的舉動嗎?”

太犀利,太無情。

傅溪溪全身血液凝固,手心拽的緊緊的。

她望著他,從唇齒間擠出話語:“我可以,隻要你需要,不管什麼辦法,不管你想做什麼,我都可以。”

薄戰夜嘴角一抽,深墨色瞳孔鎖著她:“……你知不知道我什麼意思?”

“我知道!”

傅溪溪開口,直接脫掉身上的衣服外套,然後抱住他,踮起腳尖主動親他的唇。

薄戰夜麵色一沉,滿是不可置信與詫異。

她明明有這方麵的障礙,卻如此……

但,他很快恢複理智,英俊容顏側開,離開她的吻,再抬手將她推開:

“抱歉,我暫時對你冇興趣,我也不需要對一個孕婦如此。”

說完,他冷冷轉身朝浴室走去。

傅溪溪被晾著原地。

她冇有穿外衣,身上很涼。

一個女孩兒主動脫掉衣服做到這一步,還被推開,嫌棄,拒絕,是如何的淒慘,尷尬?

此刻她覺得掉在地上的不是衣服,而是她的尊嚴。

她望著他高冷挺拔的背影,哽塞問出聲:“九爺,你在怪我是嗎?”

薄戰夜步伐一頓。

傅溪溪繼續道:“你因為忙著照顧我,保護我,而忽略母親,導致薄厲霄將注意力放到你母親身上,造成母親慘死。

你覺得如果不是我,這一切或許就會變得不一樣,母親也不會死。

所以你怪我,疏遠我,不想麵對我,是不是?”

迴應她的是一片安靜無聲。

男人背對著她,看不到他任何表情,也猜不到他什麼想法。

傅溪溪眼角的清淚瞬間如雨下,哭不出聲音。

她苦笑說:“其實我也覺得是我的原因,我不怪你,也理解你。

我知道你的意思了,你放心,在你解決所有事情、在你冇走出難過的這一段時間,我不會再打擾你。

還有,我也會照顧好寶寶,不會感情用事,再造成你的任何負擔。

對不起。”

說完,她撿起地上的衣服穿上,轉身離開。

暗夜中,薄戰夜冷俊的麵部線條緊繃,那隻大手也緊握成拳,泛起青筋。

空氣太過壓沉……

……

傅溪溪走進電梯後,瞬間如抽去空氣的真空娃娃,泄了氣的氣球,無力癱坐在電梯裡。

她真的不怪薄戰夜,也真的認可他那種想法。

可是……越是這樣,她越是自責,無助,崩潰,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贖罪,怎麼麵對。

她好怕,好怕他一輩子都不原諒她,好怕他一輩子和她有隔閡。

怎麼辦?

她要怎麼辦?

漫長的哭泣,寬敞電梯也變得壓抑,空氣裡滿是眼淚的鹹味。

‘叮咚叮咚叮~~’不知過了多久,身上的手機鈴聲響起,打破這一壓抑。

傅溪溪紅著眼眶接聽。

“溪溪,你在哪兒?我可以過來找你嗎?”是江朵兒的聲音。

傅溪溪快速擦乾眼淚。

她的手機已經被傅懿謙特彆設置,不會被監聽,同時上次之後,傅懿謙說薄厲霄已經取消對她的監聽監視。

所以現在江朵兒打電話給她,不會被薄厲霄知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