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131章

-而她今晚又不能離開彆墅被人發現,更不能讓人知道她在這裡,如果江朵兒過來的話,能轉移一切注意。

想了想,她深吸一口氣:“過來吧,我在和九爺的新婚彆墅,不過不要讓彆人知道我在這裡。”

“好,我懂的。”

江朵兒掛斷電話後,很快就到達。

比起傅溪溪的低落,她很生氣:“溪溪,我要氣死了!"

"我在醫院等了三天三夜都冇見到蘭梟,明明是他冷落我,和彆的女人亂來,還家暴我,我看到他家裡出事,不計前嫌過去找他,看望他,他倒好,不僅不對我感恩感謝,還拒我於三千裡之外,避而不見。”

“他以為他誰啊!”

“我決定了,再也不會和他有任何關聯!再也不去舔著臉看他!”

“以後我的人生裡,有我冇他,有他冇我!”

一連串話語,是真的生氣,也可能是一時氣話。

但此刻的江朵兒不知道,她無意間的話語,成了事實。

以後這個世界,有她,冇他。

傅溪溪看著眼前生機勃勃的女孩兒,沉重的心情得到一點點緩解,開口安慰:

“朵兒,我覺得你任何時候都很堅強,不會倒下,能做到你這樣樂觀開朗真好。”

“放心,不管你做什麼決定,我都支援你。而且不管蘭梟多麼可憐,他主動拋棄你,虐待你,是他的問題,你應該朝前走。”

江朵兒一笑:“是啊,我該做的都做了,對得起那份婚姻和感情。”

“啊,我好想痛快喝一杯,敬我那操蛋的婚姻和這個渣男。好可惜,你懷著孕都不能陪我喝。”

“不過……咦……你眼睛怎麼是紅的?”

“溪溪!你剛剛哭了?”

“怎麼回事?發生什麼事情了嗎?”

一連串關心,詢問,僅管有些後知後覺,但傅溪溪還是覺得感動。

而她現在真的很無助難過,需要一個人傾聽,傾訴,所以很快撲入江朵兒懷裡,把所有的事情都說出來。

說到最後,已經是哽塞哽咽:“朵兒,你說我該怎麼辦?我怎麼做負罪感才能少一點?”

江朵兒皺著小臉兒,下一秒拍她的腦袋:

“傻逼,那些都是九爺演給你的,九爺不是真的怪你。”

啊?

什麼意思?

傅溪溪起身,淚眼朦朧的眼睛望著江朵兒:“我怎麼不太懂……他為什麼要演給我看?”

江朵兒說:“你傻啊,你想想,九爺那麼成熟穩重的人,他隻會怪自己冇有保護好母親,怎麼會責怪到一個女人、一個孕婦身上?

何況九爺那麼愛你,心疼你,他擔心還來不及。

我覺得九爺他肯定是看到自己母親的死被嚇到,他覺得是自己的錯,害怕自己也保護不了你,更害怕有一天看到你也躺在血泊之中,所以他選擇遠離你,用這樣的方式保護你。”

傅溪溪怔住:“……”

她完完全全冇有想到會是這樣的原因!

的確,之前她抱他的時候,他展現的隻有疏離,遠離,冇有彆的情緒。

甚至現在想想,他當時說的那些話,很像故意刺激她,讓她走。

而那些怪她的話也是她主動說的,他冇有迴應。

所以!他冇有怪她,冇有不喜歡她,隻是在保護她!

他怎麼可以這樣!

怎麼可以這麼好!

“朵兒……我心疼死他了……謝謝你跟我說這些,謝謝。”傅溪溪鼻尖酸澀,用力抱住江朵兒感謝。

隨後像抓住救命的稻草:“你說我現在怎麼辦?應該怎麼做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