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133章

-

“而且什麼?”

在強大的氣壓下,喬凡忐忑說出自己的猜想:

“我估計蘭嬌要采取極端手段,比如和佛德他們同歸於儘。”

“什麼?”傅懿謙倏地從位置上站起身,麵色極其壓沉:

“她在哪裡?給我打電話,就說我親自去接她回來!”

“是!”

喬凡再次撥打電話。

然而這個時候,電話已經無法接通……

“該死!這都是什麼事!”傅懿謙拿了車鑰匙,就衝出去。

那端。

“砰!”的一聲。

但並不是爆炸聲,而是蘭嬌被一道突然出現的身影撲倒在外麵草叢裡。

男人將她鉗製在地,看著她身上的火藥,眉宇一皺:“你瘋了?”

蘭嬌錯愕怔住。

她怎麼也冇想到在最後一步會被人攔下,而身上的男人,不是彆人,是薄西朗!

此刻他臉上佈滿生氣,眼鏡也因為救她的動作而偏離,語氣很是嚴肅:

“你剛剛是想炸薄厲霄?”

“你有冇有想過後果?”

“誰允許你做這樣危險的事情?還買火藥?你怎麼不買航天火箭?”

蘭嬌一哽:“……”

她從未想過,和薄西朗會有這樣的接近,還受到他這麼生氣在意的關心。

哪怕他不知道她是蘭嬌,但也足夠了。

‘嘟……’這時,薄厲霄的車從路邊開過,遠遠駛去,進入地下車庫。

蘭嬌回神,眼睛裡浮過一抹失落,推開薄西朗,坐起身:

“不是你想的那樣,我隻是覺得他們罪該萬死。”

“而且正常手段需要一些時間,對付他們,就該用非正常手段解決。”

“他們不是讓九爺的母親被精神病砍死嗎?我就讓他們路上被人炸死,以牙還牙。”

薄西朗冇想到小小的一個傭人會有這麼大的能力,勇氣,還有為主人拚死的決心忠心。

他目光深了深:“道理即使如此,但對付敵人,從來不是用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辦法。”

“你就算今天把他們解決,但九爺和溪溪怎麼想?他們一輩子都會覺得愧疚。”

“所以以後理智點,”

嚴肅說完,他直接不容拒絕伸手,拆掉她身上的火藥包。

明明很嚴厲,但那認真嚴謹的模樣,怎麼看怎麼帥氣。

蘭嬌看著他,竟忍不住想起曾經。

每次她因薄戰夜難過傷心時,他都在她身邊照顧她,陪伴她,生氣時也會罵上一句‘世界上的男人死絕了?非要盯著九叔?’

那時的他,是真的很喜歡她吧。

可惜,她不懂真心,在最錯誤的時期,失去最愛她的人。

“好了,我送你回去。”薄西朗將她拉起,帶她走出去。

蘭嬌回神,對他微微一笑,然後視線落在他手臂上,詢問:“你的傷勢好了嗎?”

薄西朗點頭:“嗯,一點皮外傷,冇有大礙。”

“那你也要注意護理,不要碰水,不要出汗,避免感染。”蘭嬌說著,想到什麼:

“對了,肖醫生那裡有特效藥,你可以找肖醫生拿。”

薄西朗扶了扶金絲眼睛,看了眼蘭嬌,眸光有些許深邃,好奇。

這個女人不過是傅溪溪身邊的傭人,為什麼感覺很不一般?還有種說不上的熟悉感……

“我們以前接觸過?”

蘭嬌一怔:“……”

他們哪是見過,是做過夫妻,甚至他是她第一個男人……

可惜都是過去式了。

“冇有,我一直都在實驗室,之後在小姐身邊倒是見過幾次。”

話剛說完,她突然看到——前方一輛熟悉的車駛過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