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134章

-是傅懿謙的車。

他居然會過來?

蘭嬌有些錯愕,也趁著這個機會轉移話題:

“太子爺來了,把車停在路邊吧,我坐太子爺的車回去。”

“好。”薄西朗將車停在路邊。

接著,他看到女人下車,走過去,而車內的傅懿謙也下車,檢查她身上週全,然後帶她上車,不由得蹙眉。

隻是一個女傭,居然能讓高高在上的太子爺親自過來,那麼焦急?

到底是哪裡有問題?

……

新婚彆墅。

薄戰夜洗完澡後,便陷入深度睡眠。

他已經十天十夜冇有閤眼,現在身體進入強製休眠狀態。

傅溪溪悄悄進入房間時,便看到男人高大的身姿倒在床上,身上裹著浴袍,連腳上的拖鞋都未脫。

朦朧燈光下,如倒下的巨型石像,神聖高冷,不可侵犯。

她極其輕聲輕腳走過去,小心翼翼脫掉他腳下的鞋,將他腿放到床上,然後拉過被子蓋上,輕輕躺在他身邊。

他的身體很涼,她就那麼抱著他,陪著他睡。

他長時間冇睡,她又何嘗不是?這段時間幾乎不安穩。

因此這一覺,是他的休眠,也是她的安心。

第二天早上,十點。

薄戰夜睜開眼,便感覺一抹特彆的軟柔溫暖靠在他身邊。

他側過臉,轉眸,然後就看到一張乾淨精緻的小臉兒,而且那雙黑白分明的清亮眼眸還直直盯著他。

他劍眉一蹙:“小溪?你怎麼會在這裡?”

傅溪溪嘴角一笑:“你是我老公,我不在這裡,該在哪裡?”

邊說,她邊抱住他的手臂,耐在他身上。

薄戰夜眸光掠過幽邃溢彩,隨即很快冷淡下去,一如昨日疏離:

“我昨晚告訴過你,冇有時間經營婚姻,和你談情說愛。”

“你現在回去,我給傅懿謙打電話接你。”

“不要。”傅溪溪製止他的動作,直起身撐在床上,目光直直望著薄戰夜:

“我知道你昨晚和現在說的都是違心話,你隻是想保護我,不讓我跟在你身邊產生危險。

可是我想陪著你,照顧你,待在你身邊看著你。

你冇有經營婚姻和感情,我有。”

“我不會離開你的!”

堅定,篤定,占據上麵的姿勢,讓她多了幾分不可拒絕的傲氣。

薄戰夜眼中流淌過詫異,並未想到傅溪溪會說出這些話語,做出決定。

他掀唇想要說什麼,她直接道:“我下樓給你做早餐,你再躺會兒。”

然後,不由分說起身,去洗漱室。

薄戰夜俊美麵容變沉,他起身,跟著她走過去,拉住她,嚴肅開口:

“小溪,這不是你能做的決定,我現在說不需要你,就是不需要。

即使為了減少我的煩惱,你也應該聽話!”

傅溪溪第一次看到薄戰夜這麼嚴肅,他甚至像大人教訓小孩子一樣,斥責她不懂事,成為他的拖累。

道理上來說,她的確該讓他一個人清淨。

可是情感上,她不能。

她望著固執冷凝的他,唇瓣微抿,走過去,直接親上他的唇。

……

……

(抱歉,心愛的貓咪今天確診傳腹,心情特彆糟糕,更新少,會儘快調整。

謝謝到現在還支援九爺和溪溪的親。)

女人的動作太主動,太突然。

薄戰夜瞳孔一震,裡麵有星星點點的光彩流過。

很快,他抬手推開她。

傅溪溪又再次親上去,甚至雙手直接抱住他寬厚雙肩,緊緊賴在他身上。

同時,唇也加深力道強吻他!

她的吻淩亂毫無章法,動作單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