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136章

-

江朵兒笑了笑:“這纔對嘛,跟我不用害羞的。”

“不過我剛剛看到九爺,感覺他明顯狀態好了很多,看來我們的推斷是對的。”

“溪溪,你一定要好好陪著九爺,你是精神藥,包治九爺百病!”

傅溪溪抿了抿唇,羞澀的冇說話,但心裡比明.鏡還亮。

她不可能離開他。

……

很快,薄戰夜回來了。

他一身黑色西裝革履,高冷矜貴,但身上明顯少了幾分冷凝冰寒,甚至有那麼一分溫柔:

“躺過來一點,我替你上藥。”

傅溪溪還有點懵:“什麼藥?”

薄戰夜看了眼她素淨精緻的小臉,視線隨著下移,掀唇:“你覺得哪裡痛就是哪裡的藥。”

傅溪溪一瞬間炸紅臉:“!!!”

她最痛的地方……

他居然特意買了藥!

太羞恥了!

可這羞恥之外,又不禁感動,這個時候他還能想到這方麵的細節,關心她。

真的是一個好男人。

就在這恍神間,薄戰夜已經坐到床邊,拉開她的腿和裙襬,替她處理。

傅溪溪整個人恨不得把被子挖個時空洞鑽進去,再也不要出來。

她也的的確確拉過被子矇住頭,不敢看他,不敢看外麵。

可冰涼涼的感覺,還是很羞恥……

她囧到快不能呼吸,悶出一頭汗。

不知過了多久,外麵響起男人清冽低沉聲音:

“好了。我給你拿乾淨衣服,一會兒讓莫南西送你回去。”

送她回去?

傅溪溪羞窘的情緒瞬間一消而散,取而代之的是錯愕、驚訝、不解、還有生氣。

她鑽出頭,望著他高大身影:“為什麼?為什麼還要送我回去?”

“你怎麼能這樣!”

薄戰夜太過深邃理智的眼眸望著她,掀唇:

“你的猜測是對的,我不希望現在這種危險時刻,把你放在身邊。”

“上一次的綁架,也是我的承受底線。”

“小溪,乖點,不要讓我為難擔心,嗯?”

他在哄她。

也是在跟她講道理。

可傅溪溪就是不答應:“我不想聽話。”

“但你是執意想讓我回去是嗎?”

“可以,那你就承受另一種後果吧。”

她生氣起身,準備朝更衣室走。

薄戰夜拉住她:“你這話什麼意思?”

傅溪溪說:“就是字麵上的意思,你怎麼想的,就是什麼。”

“……”

薄戰夜頭疼揉動眉心:“小溪,你應該知道我不是趕你走,隻是想護你周全。”

“不要在這個時候跟我意氣用事。”

傅溪溪也很認真望著他:“我不是意氣用事,隻是想告訴你……”

“我在家裡天天想著你,擔心你,吃不下飯,睡不好覺,心裡也抑鬱。”

“長期那樣下去,我肯定消瘦二十斤,再得孕期抑鬱症,到時候肯定連生孩子的體力都冇有,說不定死在生產室……”

“小溪!”薄戰夜冷沉打斷她話語:“不要胡說。”

傅溪溪道:“我不是胡說,真的就是那樣。”

“我隻有待在你身邊,才心情好,吃的飽,睡得香,精神正常。”

“即使是這個樣子,你也要趕我回去嗎?”

薄戰夜瞳孔深墜下去,不忍開口拒絕,但依舊很理智:

“你在這裡,拋卻危險,還要時時刻刻待在房間,不能踏出彆墅一步,這不利於你的自由和亞健康。”

傅溪溪搖頭:“我不在意,比起陽光和自由,我更需要你。”

“你就是因為這個想讓我回去的是嗎?那我堅決不走,除非你真想看到我之前跟你說的後果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