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137章

-薄戰夜麵對傅溪溪的固執任性,竟無奈無言。

“怎麼,是不是需要我天天像早上那樣主動,才能換取你留我下來?”

女人問出口的問題令薄戰夜瞳孔一深。

他不可否認,之前傅溪溪的主動,打破他所有理智,讓他亂掉分寸。

他掀開薄唇:“你清楚我不是那個意思。”

“不,你就是那個意思!”傅溪溪說著,再次湊過去抱住他:“你不答應,我就一直親,親到你答應你為止。”

然後直接親他。

薄戰夜高大身軀微怔,眸光溢彩流光,抬起大手握住傅溪溪肩臂:

“小溪,你懷著孕,彆胡鬨。”之前的一次,已經讓他後悸。

傅溪溪嘟著唇:“那你答不答應我留下?”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看著她倔強固執的眸子,到底還是敗了。

畢竟他幾個月冇碰她,今早一次,不是滿足,反而像開啟念頭,有更多衝動湧上。

她這麼蹭來蹭去,親了又親,真害怕自己難以剋製傷到她!

“行,留下,現在鬆開我。”

傅溪溪終於得到他的同意,歡呼喜悅像得到糖果的孩子:“耶!我可以留下,可以陪在你身邊!”

“太好了,愛你,麼麼噠!”

她在他臉上吧唧吧唧幾個親吻。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無言。

心裡卻因為她的笑和天真而撥開雲霧,一下子清朗起來。

似乎看到她,一切都可以變得簡單,輕鬆。

傅溪溪同樣如此。

她歡呼喜悅在他身上上躥下蹭,之後緊緊抱著他:

“薄戰夜,真好,這樣的感覺真好。”

此刻,薄戰夜不知自己的決定是對是錯,但能感受她在他懷裡,在他身邊,的確很好。

歲月,似乎都變得不一樣。

……

傅溪溪打算去洗澡換衣服。

早上一身汗,很不舒服。

隻是她一起身,就感覺腿痠腿疼。

薄戰夜原本打算去書房,看到她這模樣,柔聲詢問:“你要做什麼?”

傅溪溪窘迫尷尬:“……我就想洗個澡,在彆墅和朵兒打發下時間,晚上給你做晚餐。”

薄戰夜明瞭,走過去將她抱起,大步走進浴室,將她放在位置上,然後給她放熱水:

“泡個澡,我去給你拿衣服。”

傅溪溪就那麼坐在那裡,看著他又是拿衣服,又是試水溫、拿毛巾,幸福又覺得一臉懵:“……”

本來她是想來照顧他的,現在怎麼變成他照顧她了?

或許,自己留下真的是他的麻煩吧!

可就是很喜歡這種感覺怎麼辦?

她在他再一次抱她去浴缸時,靠在他懷裡,軟黏道:“九爺,以前的我有冇有跟你說過,你是最佳老公,最好男人?”

薄戰夜步伐微頓,垂眸,看著嬌滴滴的她,竟比以前還可人美麗,令他心軟。

他忽然有逗她的意思:“說過,以前你還最喜歡誇讚我房事上很棒,現在覺得如何?”

“今早那次,可是你失憶後,我們第一次。”

傅溪溪一哽,臉色瞬間漲的通紅!

她以前居然說那種話?要不要臉啊!

關鍵是他居然問她現在……讓她怎麼回答?

而今早那一次……她雖然不記得他們的曾經,可她現在也喜歡你,有一種終於和喜歡的人在一起的心動甜蜜,還有種被自己喜歡的人疼愛的滿足。

當然,更多的是羞澀害羞。

這就是他們失憶的第一次。

總的來說,感覺很好。

可是……這哪裡能說!

傅溪溪長時間的沉默,讓薄戰夜笑了笑,彎身將她放到水裡,然後目光幽深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