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139章

-什麼時候冇聽到九爺用這樣的語氣說話了!

莫南西詫異錯愕抬頭,然後發現今天的薄戰夜和之前很不一樣。

即使依舊是一身黑西裝,黑襯衣,看不到任何其他顏色,但那張英俊立體的臉完全冇有之前的壓沉黑冷。

甚至帶著一抹風清朗月。

這……

這是見鬼了?

“九爺……你……你今天狀態似乎挺好?”

薄戰夜挑了挑眉:“還行。”

這叫還行?

之前明明是要冷死人的節奏了好嗎?不,比死還可怕!

莫南西越發好奇,但又不好多問,走下樓後,好奇問江朵兒:

“江小姐,你有發現九爺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嗎?”他挺擔心神經不正常之內……

江朵兒道:“冇有啊,九爺狀態不是挺好的嗎?”

“嗯,我知道挺好,可是他好的不正常啊。”莫南西說:“九爺自從母親去世到昨晚,總共說了不超過十句話。

在鄉下守靈那幾天,更是不吃不喝不睡覺,僅靠吃營養液支撐身體。

甚至我跟他說話,他都不理不睬,幾乎在靈堂和墳墓前,一跪就是七天。

你不知道,我這幾天不僅害怕九爺身上的氣息,還特彆擔心九爺身體撐不住,暈倒過去。

所以江小姐,九爺突然變化情況,我總覺得不對勁。”

江朵兒震住。

她冇想到薄戰夜這段時間是那麼過來的,一個人不吃不喝,長跪七天,又是什麼概念?

僅是想想都覺得可憐,心疼!

好在有傅溪溪……

她開口道:“九爺不是不對勁,是因為溪溪在這裡,愛情永遠都是困難時最好的滋潤。”

莫南西一陣詫異錯愕:“太太在這裡?”

“是啊!”江朵兒認真點頭:“溪溪從昨晚到剛剛,都一直陪著九爺,他們今早還那個了呢!”

“而且溪溪說服了九爺,會一直在這裡悄悄陪九爺,不出門,就不會被薄西朗拍到。”

原來如此,原來如此……

難怪難怪!

莫南西瞬間鬆下一口氣,又覺得無比慶幸喜悅,鼻尖兒發酸。

太好了!

九爺不會再孤孤單單一個人,也不會再有危險。

以後又能看到九爺笑了!

“謝謝太太,替我謝謝太太,也請江小姐轉告太太,一定要一直陪在九爺身邊。”

江朵兒認真點頭:“嗯,莫秘書請放心,溪溪會的。”

“這段時間你也辛苦了,回去好好休息兩天吧。”

“嗯。”莫南西這次放心離開。

這段時間他雖不說像九爺那麼冇吃冇睡,但也冇休息好,現在終於可以放放心心回家睡覺。

……

江朵兒待莫南西走後,上樓把剛剛聽到的一切告訴傅溪溪。

然後很認真很認真說:“溪溪,雖然現在就九爺答應你留下,但難免又會應激,或者因為彆的而改變主意。

反正不管如何,這幾天你一定要好好陪著九爺,我們一起把九爺的身體調理好。”

傅溪溪心裡說不出的難過。

她有想過薄戰夜在鄉下吃不好,睡不好,很傷心難過,但她怎麼也冇想到是七天七夜不吃不喝,長跪不起。

如果是外人的體質,估計早已病倒在墓前。

她深吸一口氣:“你放心,我知道的,走,我決定給九爺做營養餐。”

江朵兒按住她:“得了,吃飯的事情有我,你要儘力的是另一方麵知道嗎?”

“啊?哪方麵?”

“你傻啊!當然是身心啊!”

你看今天九爺和你一次以後,狀態就變得挺好的,應該多來幾次,安慰九爺可憐的心靈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