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140章

-傅溪溪一陣臉紅:“……哪兒有這樣的,再說他身體不是不好嗎?應該好好休息!養身!”

“切,你看九爺像身體不好的樣子,分明是壓力太大需要釋放。”

“相信我,準冇錯。”

“不過你懷著孕,得注意身體啊,最好試試你在上麵,九爺在下麵。”

咳咳!

這什麼話!

什麼閨蜜!

傅溪溪小臉兒緋紅,一把將江朵兒推開,讓她滾出去。

之後一整個下午、晚上,都尷尬不已,心緒不寧,不敢看薄戰夜。

因為她知道,她能留下多虧那一次,他能改變態度也多虧那一次。

男女之間,不就是那樣的事情最適合升溫嗎?

可是……朵兒說的那個姿勢太要不得了!

她簡直不敢想!

“你在想什麼?”晚上,薄戰夜和衣躺下後,發現她的心不在焉。

“是不是待一天待不住?”

傅溪溪快速回神:“不是!我待的很好。”

“是朵兒跟我說我多幫你釋放壓力,然後注意懷孕,改變姿勢,我上你下什麼的……”

薄戰夜眉宇一蹙,眼眸中有一道溢彩一閃而過:“你上我下?”

傅溪溪這才意識到自己擔心他誤會,一溜煙把不該說的話說出來!

啊,要瘋了!

她拉過被子蓋住頭:“我什麼都冇說!你也冇聽到!”

“嗬嗬。”薄戰夜看著她可人的模樣,笑了笑。

他拉開被子,將她抱到懷上:“我倒覺得可以,不如我們試試?”

暗啞磁性,嗓音上揚。

他身上滾燙的體溫,也令人侷促。

傅溪溪推開他:“誰要和你試,不試。”

“我要睡覺了,你快放開我。”

薄戰夜挑起眉頭:“之前是誰說天天都可以?還主動投懷送抱?這才第一天就打退堂鼓?”

那……那是逼不得已,朝他靠近嘛!

褪去那層原因後,剩下的隻有害羞尷尬。

傅溪溪唇瓣抿動,不知道該怎麼說。

“好了,逗你的,睡吧。”男人忽而轉變,大手一下一下輕拍她的肩,閉眼休息。

傅溪溪這纔鬆下一口氣。

不然她真不知道該怎麼拒絕他,或者順從他。

畢竟拒絕,怕讓他不開心。

順從,又怕自己承受不了。

哎!

不一會兒,男人勻速聲音傳來,傅溪溪也跟著逐漸放鬆,被睏意席捲。

可睡著睡著,她忽然發現不太對勁。

之前撩她時體溫高,是那方麵原因,現在怎麼還是很燙?而且越來越燙?

她下意識伸手摸了摸他額頭,這一摸,直接把她整個人燙醒!

那溫度,粗略估計最少39度!

“薄戰夜?薄戰夜?”傅溪溪試著叫了兩聲,冇人應。

她連忙找來溫度計給他量體溫,幾分鐘後,上麵顯示——40.3°。

真的發燒了!而且是這麼高的高燒!

她臉白焦急,快速撥打肖子與電話:“肖醫生,九爺生病高燒,麻煩你馬上過來一下。”

“什麼?我馬上過去。”

接到電話的肖子與二話不說趕來彆墅,在對薄戰夜一番檢查後,道:

“九哥不是單純發燒感冒,是他最近這段時間累垮身體導致的虛脫反應。

現在他全身體質都很差,心臟,脾胃都有不同程度的受損,得綜合治療。”

傅溪溪一臉擔憂:“那要住院嗎?”

肖子與歎一口氣:“按理說是要住院,但九哥比較抗拒醫院,你也不太方便出麵,就在家裡治療吧。

我先給他輸液降體溫,再去搬其他治療儀器。”

“好,那就麻煩肖醫生了,我幫你打下手。”傅溪溪準備去接熱水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