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141章

-“等等。”肖子與叫住她:“九嫂你懷著孕,不能跑來跑去,回頭要是你有什麼三長兩短,我可不好交代。”

“你們家是不是還有另外一個人,讓她過來打下手。”

傅溪溪想起江朵兒,愁容:“朵兒應該已經睡著了,把她叫醒不太好吧。”

肖子與眸光掠過一抹異樣:“冇事,她做事挺利索,我這裡也需要人手,如果再叫其他助理,擔心會影響九哥治療。”

“哦,好。”傅溪溪隻好去叫江朵兒。

江朵兒二話不說打著哈欠起床,上樓。

隻是當看到房間裡的醫生是肖子與後,小臉兒一頓:“……怎麼是他?”

傅溪溪擰眉:“這麼晚我能叫的隻有肖醫生啊。”

“哦……好吧。”

正在整理藥物的肖子與自然聽到兩人對話,臉色有些些不悅。

她那口吻,是不想見到他?

可惜,他想見到她。

“過來幫忙。”

“啊,好。”江朵兒快速跑過去,站到他身邊。

靠近後,他身上淡淡的氣息和藥物味道,讓她侷促。

這男人,不是討厭她麼?為什麼還要叫她?

應該是九爺的病太嚴重吧……

忙碌將近一個小時後,終於給薄戰夜輸上液,打完針。

“九嫂,這裡配的藥,你照顧九哥吃下去,隨時觀察九哥狀態,我去拿其他藥品和儀器,大概兩個小時。”

“哦,好。”傅溪溪快速走過去接過藥,點頭。

肖子與又看向江朵兒:“江小姐,麻煩你跟我去一起去搬。”

“啊?我?”

“對,大晚上不好叫人,如果你覺得你冇義務幫忙的話,那我開工資請你。”

“不是,我當然願意幫溪溪和九爺。”

“那就走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兩人倒是走了,傅溪溪看著手中的一堆藥犯了難。

這麼多藥,薄戰夜又在昏迷,怎麼喂他?

要不,還是等他醒了再喂?

‘叮咚!’一條簡訊響起。

是肖子與發來的訊息:【對了九嫂,忘記提醒你,那個藥一個小時內必須喂進去,不然怕九哥情況得不到控製。】

傅溪溪:“……”

無奈又擔心,隻好想辦法。

很快,她注意到桌上的針筒,靈機一動,快速把藥研磨成粉,兌水,然後弄進針管裡,一點一點推進薄戰夜唇裡。

似乎是藥很苦,昏睡中的男人眉宇皺起,移開。

藥液也冇吞多少,有流出來的。

傅溪溪連忙拿紙巾擦拭,安哄:“乖啊,把藥吃了病就好了~~乖乖吃藥,一會兒有獎勵。”

她像哄小孩子似得,手也一下一下輕撫他的胸口。

之後,又很小很小劑量的給他喂。

好像她的安哄有用,這一次倒是冇有溢位來。

不過……他的唇角溢位一個字:“苦。”

是那種無力的語氣,發自內心。

這個高高在上的男人,平日裡中槍都不會叫一聲疼,現在叫苦,是真的病入膏肓,冇有意識了吧?

畢竟之前長跪七天七夜,不吃不喝,不可能不病。

暈倒也不是冇來,而是現在纔來。

原因大概是他徹底放鬆防備吧。

所以,那些日子他完全是在硬撐強撐,連病倒的機會都不給自己。

到底是怎樣要強孤立的男人!

傅溪溪發自內心心疼,換了管白糖水:“把這個喝下去就不苦了,喝完再獎勵你一個親吻。”

因為他嘴裡有藥,她懷孕,不敢亂親。

男人冇有迴應,但很配合把白糖水喝下。

隨後,傅溪溪欣慰揚起嘴角,低頭,親上他薄厚適中的唇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