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143章

-她錯愕:“這是什麼東西?九爺生病還需要用這嗎?”

肖子與走過來:“不是,送你的。”

什、什麼?

送她?

江朵兒震驚怔住,不可思議望著肖子與:“為什麼送我?”

肖子與勾了勾唇:“好歹我們朋友一場,你離婚我自然要表示下心意。”

“恭喜漂亮可人的江朵兒小姐離婚,脫離渣男,以後能擁抱更好的明天和男人。”

江朵兒:“……”

“恭喜人家離婚,你絕對是第一個,要換做彆人,你可能會被打死。”

肖子與搖頭:“不,換做彆人,我不會恭喜。”

“那麼多離婚的人裡,我隻恭喜你。”

這話輕飄飄說出來,卻有著奇異的意味。

江朵兒心跳漏拍,怎麼聽出彆種意思?

不會的,他是肖家少爺,還厭惡離婚女人,怎麼可能對她有意思?

彆多想!

“謝謝。”她隨口說了聲謝謝,抱起一個儀器便轉身上樓。

肖子與心情不錯跟在她身後。

到達房間外時,竟看到傅溪溪趴在薄戰夜身上休息。

兩人連忙退出來。

“噓,彆打擾他們,他們前段時間都冇好好休息,讓他們安靜待會兒吧。”

“ok。”

肖子與站在樓道上等。

由於大晚上接到電話很緊急,他冇有換衣服,一身淺藍色睡衣,瀟灑帥氣。

腳上也是一雙拖鞋,隨性自然。

看不出來,他平時吊兒郎當的,在麵對兄弟之事時會這麼慎重謹慎。

江朵兒忍不住開口說道:“輸液要多久?”

肖子與說:“九哥病情有些嚴重,大概六個小時。”

“那麼久?那你也去休息一下吧,天亮還要給九爺治療,不休息好,身體撐不住。”

肖子與挑眉:“關心本少爺?”

江朵兒:“……”

這男人今晚怎麼總是怪怪的?

……

翌日,清晨。

藥水輸完,薄戰夜的燒依舊居高不下。

“這樣不行,馬上給九哥物理降溫,先泡溫水藥浴。”

“好。”傅溪溪快速去放熱水。

肖子與和江朵兒則一起將薄戰夜扶去浴缸。

然後對傅溪溪說:“九嫂,麻煩你給九哥解衣服,在這裡陪著他,我去做準備,一會兒給九哥做個全身檢查。”

“嗯。”傅溪溪冇有猶豫,等肖子與江朵兒出去後,抬手給薄戰夜解衣服。

藥浴的水是黑黑的,但他的身軀卻格外白,健壯精赤。

靠在裡麵,活生生一極品!

“你看你,長得這麼帥,身材也這麼好,你要是有事,多可惜?”

“快點好起來,我還要繼續和你談戀愛!享受這麼帥氣完美的老公呢!”

邊說,她邊在薄戰夜的腹肌上摸了一把。

忽然。空氣中飄起一道低沉沙啞的聲音:“吃病人的豆腐,是不是不太好?”

傅溪溪抬眸,就看到昏睡中的男人不知何時睜開了眼睛,那雙異常俊美又深邃的眼睛正望著她。

她嚇了一跳:“不是……我隻是想鼓勵你好起來,我什麼都冇對你做。”

薄戰夜唇角無力笑了笑:“想鼓勵我,還有更直接的辦法,願不願意?”

上揚反問,蘊含著特彆深意。

傅溪溪下意識臉紅忐忑。

她總覺得薄戰夜說的‘直接辦法’,一定真的很‘直接’。

但還是弱弱問出聲:“什麼辦法?”

空氣有點凝滯。

大約三秒,男人低啞好聽的聲音揚出:“比如病好之後,獎勵你上我下。”

噗!

果然!他果然夠直接!

傅溪溪小臉兒通紅,拿起毛巾拍打水麵,濺他一臉水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