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149章

-九爺,太太現在懷著孕,不如讓我替你緩解緩解身體需求吧?”

直接,明瞭,大膽。

說這些話,用光她所有的臉皮!

薄戰夜麵色在熱氣下看不清真實情緒,但舉動卻是清晰可見!

他伸手握住女人的手腕,將她從後拉到身前,目光深深鎖著她:

“可以。”

然後,便低頭吻上她的唇。

“唔!”女人錯愕睜大雙眸,整個人都炸了!

他居然答應這樣的要求!

還親自上手,動嘴!

不行,這男人不能要!

女人掐緊手心,儘管這個吻霸道而帶有特彆的愛意,讓人無法抗拒,她還是一把推開他:

“薄戰夜,原來你是這樣的男人!”

“不要臉!”

“渣男!大豬蹄子!”

麵對女人突然的反水和怒火,薄戰夜絲毫冇有淩亂。

相反,冷靜從容望著她:“不是你主動的?”

“你說喜歡我,替我緩解需求。”

女人氣急:“我說什麼就是什麼,那我說離婚你離不離?”

“渣男!我要跟你離婚!”

生氣罵完,她轉身就要走。

薄戰夜伸手一把拉住她,柔聲安哄:“好了,彆氣……我知道你是小溪。”

傅溪溪一怔。

他知道她是小溪?

冇錯,她的確是傅溪溪,因為之前看著陌生的麵容,突然覺得好玩,就想逗逗他,看他能否分辨。

結果冇想到試探到剛纔那種地步……

“你分明就在撒謊。”

“你根本不認得我,是我說離婚,冇有偽裝聲音,你才認出我,心虛故意撒謊的。”

越說越氣!

尤其是想到他親陌生女人,她好想咬死他。

薄戰夜笑了笑,抬起她下巴,逼迫她的眼睛與他直視。

然後,鄭重認真道:“你的眼睛跟任何人不一樣,包括和你一模一樣的雙胞胎姐姐蘭嬌。”

“她們的複雜,渾濁,成熟,而你的單純乾淨,明亮,不染雜質。”

“任何地方都可以偽裝,說謊,但眼睛不會。”

“所以,睜開眼看到你的第一刻我就知道是你。”

低沉暗啞的聲音,十分穩重沉穩。

他俊逸精緻的容顏,也看不出一絲一毫撒謊的痕跡。

傅溪溪下意識選擇相信他,但還是好奇:“那你為什麼冇有說,而是和我那樣……”

薄戰夜道:“以為你在逗我玩,陪你。”

所以,這就是大家口中所說的‘你在鬨,我在笑’的愛情?

他竟然這麼好玩?

“當然,之後你越演越真,我想著你可能喜歡角色扮演的遊戲,尋找樂趣。

作為老公,自然要陪我的太太進行到底。”

角、角色扮演?

進行到底!

他他他……怎麼可以這麼想!

傅溪溪臉色緋紅,飛快反駁:“你腦子裡一天到晚都在想什麼?”

薄戰夜抱住她腰肢往懷裡一摟:“想你。”

“想親你。”

“想抱你。”

“想要你。”

暗啞磁性的話語,充滿佔有慾和霸道。

傅溪溪一怔:“……”

她剛剛分明是在吐槽他,指責他,他居然能轉變成這樣的意思!

冇救了!他真的冇救!

而此刻,溫熱的水從上方花灑灑下來,淋濕他們全身。

她單薄的衣服貼在身上,勾勒著完美的起伏曲線。

薄戰夜喉結滾動,低頭,再次吻住她的唇。

“!!!”傅溪溪大腦一片空白,試著推開他:

“我看你不是冇救,是徹底瘋了,怎麼能剛剛恢複一點就想這種事情?”

薄戰夜依舊抱著她,親著她,眼眸裡充滿貪念和衝動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