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150章

-他說:“難道你不瞭解男人,長時間的禁製過後,會更加瘋狂?”

“小溪,我很想擁有你。”

“在找到你的那一刻。”

“在知道孩子是我們的那一刻。”

“在你和薄西朗相談甚歡那一刻。”

“在你照顧我身上傷口,睡在我身邊那一刻。”

“還有……在你奮不顧身來到我身邊,說要陪著我的那一刻。”

“不管你是什麼樣子,我想,我都不會再放開你。”

“小溪,那一早遠遠不夠,你也喜歡我,我們恢複正常的夫妻生活,嗯?”

每一句,都是他的想念,他的衝動。

不止是話語,就連語氣裡,都充滿著對她的愛意,占有。

傅溪溪感覺此刻的他像一頭危險的狼,要將她吞入腹中。

偏偏,他又說著最動人的情話,有著最斯文英俊的外表,讓人侷促,緊張,無法抗拒。

她不知道該怎麼回答。

薄戰夜已經親上她的唇,朝下蔓延。

或許是大病過後的放鬆,也或許是她的喜歡讓他無需再剋製。

他現在隻想緊緊的擁有她,永永遠遠。

傅溪溪被擁抱的喘不過氣,比落火中還熱……

這樣的他也讓她有點無法招架,有點點害怕。

“薄戰夜……”她弱弱開口。

原以為不知怎麼阻止這一切,卻不想,薄戰夜微頓片刻,很快停止動作。

隨後,惺忪迷人的眼眸盯著她緋紅小臉兒:“看來這種事還得你主動。”

傅溪溪黑眸睜大:“我、我主動???”

“嗯,像上次一樣,你就不會抗拒害怕。”薄戰夜柔聲說完,將身體裡強烈的衝動強製壓下去,鬆開她:

“好了,不強迫你,一會兒把你嚇著,得不償失。”

傅溪溪看著突然變化的男人,無語又錯愕。

剛剛還恨不得把她吃的骨頭都不剩,轉眼就風輕雲淡?

總之不管如何,都不能招惹他!

一旦招惹,負不起責。

傅溪溪快速拿過浴袍裹上:“你自己洗,我吹頭髮。”

薄戰夜輕嗯一聲:“慢點,小心滑倒。”

“好。”她小心翼翼走到浴鏡麵前,拿出吹風機吹頭髮。

纖瘦曼妙的身姿,在濕衣服勾勒下若隱若現,線條美好。

薄戰夜明明處在水腫,卻覺全身乾燥甘渴。

對於自己強烈表達情感,換來的是她的牴觸和緊張,心中還是難免有幾分失落空虛。

隻可惜,男人更應該尊重女人的想法和意念,哪怕是夫妻,也不應強製。

他將熱水調成冷水,滅火。

傅溪溪絲毫不知道,吹完頭髮就快速出去換衣服了。

不一會兒,他聽到外麵肖子與聲音傳來:

“九哥,你瘋了嗎!生病還冇好就洗冷水澡,不要命了?”

傅溪溪臉色一緊,快速跑出去,然後就見薄戰夜裹著浴巾出來,一身矜貴高冷。

肖子與對著她告狀:“九嫂,你管不管九哥了,你看看他全身冰冷,頭上的水珠也是濕的,不是冷水是什麼?”

傅溪溪滿臉懵逼,也將指責的目光望向薄戰夜:“你為什麼洗冷水?你的病還冇好知道嗎?”

薄戰夜清咳一聲,走到床邊坐下:“誰讓某些人縱了火不負責?”

一句上揚反問,竟帶著那麼幾分控訴委屈?

傅溪溪喉嚨一哽:“!!!”

縱火……

他的意思是她先前那個他……然後他隻能用那樣的方式降火。

一時間,她恨不得找個地洞鑽下去。

肖子與作為開放性人才,第一時間聽出意思,愛昧不明的目光看向傅溪溪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