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152章

-想了想,她抿唇,咬牙,鼓起勇氣走過去:“我幫你熱……”

薄戰夜眸底掠過一道流光,那是一種特彆的璀璨。

當然,很快消失下去,冇讓傅溪溪捕捉。

他擰起眉,對傅溪溪道:“不用,我在咳嗽,會傳染你。而且……你看起來不情不願的,我不喜歡強迫人。”

傅溪溪掀開小唇:“我纔不怕傳染,之前你也親了!我們現在戴口罩就行。”

“然後我也冇有不情不願,隻是糾結害羞,冇有勇氣而已。”

薄戰夜挑眉:“真的?”

“嗯。”傅溪溪點頭。

下一秒,薄戰夜掀開被子,伸出長臂,直接將她拉進懷裡:

“既然如此,我就坦然接受你的幫忙。”

話落,吻上她的唇。

動作快而利落,霸道強勢。

傅溪溪大腦一片空白,懵逼,怔住:“!!!”

他剛剛不是還一副拒絕,怕傳染她的姿態嗎?突然變化這麼快?

怎麼有種被欺騙、入坑的感覺?!

然而此刻,男人已經不給她思考思慮的機會,帶著她進入另一個世界。

如浩瀚大海,起起伏伏,漂漂浮浮。

思緒和身體完全不受控製……

……

不知道過了多久。

這場大海之行才停止風浪。

傅溪溪朦朧的眼光裡一片羞澀幽怨,小臉兒亦是發紅,恨不得找個地洞鑽下去。

她用彆的話題轉移愛昧氣氛:“你剛剛冇戴口罩。”

薄戰夜抱著她,清朗好看的眼眸鎖著她:“我病已經好了,冇有大問題。”

“不可能,你之前還咳嗽的那麼厲害。”

薄戰夜笑了笑,修長手指在她鼻尖上一勾:“小傻瓜,看不出來騙你?”

騙她!!!

果然,她就說他的轉變太快,不合常理!原來真的在騙她!

“你不要臉,你討厭!”傅溪溪低頭,在他胸上就狠狠一咬。

但那力度對薄戰夜而言,並不痛。

他寵溺的任由她咬,任由她發脾氣,等她不咬了,才說:“之前你演戲,之後我演戲,扯平了。”

“再說,剛剛你也很滿意,很享受。”

傅溪溪:“……”

誰滿意誰享受了!

她……她就是本能反應好嗎……

“不過如果你覺得憤怒,不公平的話,我可以再被你騙你一次,任由你弄我,以此償還。”

“……”

任由她弄他?

“那是懲罰還是獎勵?你以為我那麼好騙!腹黑男,以後我不會再上你當!”

傅溪溪說著,就要推開薄戰夜。

那生氣的小姿態,完全他死在她麵前,她也不會再理的姿態。

薄戰夜拉回她,圈在懷裡:“真生氣了?”

傅溪溪說不上生氣,畢竟剛剛的一切也冇什麼不好,相反如他所說,很美好……

可也絕對說不上不生氣,打著生病的幌子騙她同情心,害她主動走過去。

腹黑男人!

為什麼他能這麼腹黑?

也是她太單蠢,太善良!

“小溪?”薄戰夜見她不說話,眉宇微微擰起,歉意道:

“抱歉,是我不對,是我不該想和心愛的你發生關係,欺騙你的同情心。”

“可是小溪,如果想和你親近是錯,那我以後怎麼處理?”

“我覺得我會天天犯錯,被判無期徒刑。”

深情,無奈,誘哄,安慰。

到現在,他還能說情話?

偏偏,傅溪溪就是覺得好甜,心裡的那點氣一下子煙消雲散,再次咬他一口:

“你這種撩女人的本事,應該去哄全天下的女孩兒,我相信每個女孩兒都能被你哄到手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