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16章

-薄戰夜嘴角一抽:“說臟話的本事不小,跟我回去。”

是命令。

蘭溪溪依然不理,夾起一塊臭豆腐,吹了吹,一口放進嘴裡。

臭臭的氣味隨風飄散,正好吹到對麵的薄戰夜周圍,他臉色飛快下沉。

空氣裡,都是駭人的氣息。

莫南西嚇得腿發軟,九爺最討厭這些垃圾食品了!

他快速走過去:“蘭小姐,小墨少爺和丫丫都在家裡等你,這又打雷又下雨的,還是快回去吧。”

蘭溪溪抬眸望向他:“莫秘書,麻煩替我轉告你家九爺,我不會再回去,丫丫他要照顧就照顧,不照顧就替我打包送回S城。”

九爺明明就在對麵!卻跟他說!

這什麼鬼?

莫南西一臉為難的看向薄戰夜。

薄戰夜冷著臉,寒著眸:“蘭溪溪,你當我是空氣?”

蘭溪溪可不就是把他當空氣?

她完全冇聽到他的聲音,再次吃一塊臭豆腐。

臭臭的,吃進嘴裡,外酥裡嫩,十分香!

‘哇,好香。’一口氣,又吹到對麵。

薄戰夜臉色瞬間比黑炭還黑,他高大身姿倏地站起,居高臨下噙著她:

“蘭溪溪,我給你一分鐘,跟我回去。

不然——

我不介意直接扛你回去。”

霸道,冷酷,威脅。

他說得出,絕對做得到。

蘭溪溪心底一慫。

在這樣的大庭廣眾,扛她?

明天新聞得怎麼寫!

可一想到他昨晚的所作所為,她壓製不住的生氣,害怕,抗拒,厭惡。

抬眸,目光直直望著他:“扛吧,我保證明天所有人都會知道高高在上的九爺,在鬨市抱自己的小姨妹!”

蘭嬌不會有這樣的地方。

她這意思,是要魚死網破。

薄戰夜微驚。

此刻的女人,像渾身帶刺的刺蝟,輕輕碰一下,都紮人。

就在他思慮的這麼兩秒鐘,蘭溪溪將桌上的東西打包裝進口袋,轉身就走。

步伐很快,氣沖沖。

薄戰夜從冇見過跟他耍脾氣的女人,他闊步追上去,在安靜的林蔭道一把將她拉住:

“蘭溪溪,該生氣的人是我,你給我擺什麼臉色!”

聲音很是溫怒。

從早上到現在,他找了她近8個小時,好不容易找到,還丟臉色給他看。

她實在是……欠收拾!

因為生氣,男人手下的力道很重。

蘭溪溪手腕生痛,掙紮不開,索性不掙紮,轉身,目光直直的望著他:

“耍臉色?九爺您弄錯了,我但凡有一丁點你不滿意的,你就為所欲為地對我施暴,用強,我哪裡敢跟高高在上的你擺臉色呢?

你放開我,我已經想好方案了,就說蘭嬌因為工作突然摔跤,導致病重,不會有人懷疑,也不會影響薄氏,蘭氏,指不定還收穫一堆好人緣和同情。

而我,去蘭家天天給蘭嬌做丫鬟也好,當蘭家的傭人也好,都和你冇有任何關係,總之,我不要跟你有任何牽扯!”

她聲音歇斯底裡,直至直接乾脆,很是果斷。

還從冇有人,敢對薄戰夜如此大呼小叫。

他冷了臉,加重力道把她往身前一拉:

“一丁點我不滿意?你和薄西朗手都親上了,還叫一丁點不滿意?

是不是要等到你們上床,我纔有權利發火?嗯?”

上揚的尾音,逼問,脅迫。

提起來,便是濃濃的烈火。

蘭溪溪小臉兒一緊:“那是你誤會了!我和他不是那種關係!”

“那是什麼關係?”薄戰夜追問。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瞬間啞口無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