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160章

-薄戰夜薄厚適中的唇掀開,聲線磁性暗啞:“既然是家人,為什麼還一直稱呼九爺?”

傅溪溪一怔:“!!!”

原來是這個!

他就是想讓她換稱呼?

不過……九爺好像的確挺見外的。

她抿了抿小唇:“那我換什麼合適?”

道理上來說,她應該叫老公。

可老公兩個字,太俗了!

她不想叫!

薄戰夜挑眉,一本正經:“以前你喜歡叫親愛的,夜哥,乖乖老公,現在可以自己選。”

“哪個都行。”

哪個都行?

可……親愛的?夜哥?乖乖老公?

這幾個也太親密了吧!

以前的她是怎麼叫出口的!

傅溪溪喉嚨一哽,小臉兒紅撲撲:“我又不記得以前,纔不要叫這些。”

“叫你孩子爸行不行?”

薄戰夜毫不猶豫拒絕:“不行。你不願意叫那三個,就在那兒想出我滿意的才能進來。”

“莫南西,給太太抬把凳子。”

莫南西快速領命:“是!”

一個加墊的凳子很快抬到傅溪溪身後。

這!!!

有他這樣的嗎!

傅溪溪忍不住嘟嘴:“你就是故意套路我,我怎麼冇見你叫我彆的?”

“小溪也是任何人都可以叫的,一點也不證明你是我家人啊!”

薄戰夜笑了笑,修長手指摸摸眉梢:“老婆大人說的是。”

“親愛的,乖乖老婆,老婆大人,看看你喜歡哪個?”

每一個稱呼從他天生暗啞磁性的聲音裡說出來,都格外迷人動聽!

傅溪溪心尖兒發軟,發顫,連帶著呼吸都有些呼吸:“你……我不想理你了!”

她轉身要走。

薄戰夜快速放下手中的鋼筆起身,走過去拉住她,圈入懷中:

“怎麼了?每個都不喜歡?那罰我也繼續想,嗯?”

傅溪溪猝不及防落入他懷中。

他的身體很偉岸高大,肌肉緊實,氣息很清冽好聞,有點像雨後竹林的清晰空氣,帶著令人嚮往的幽香。

她小臉兒紅紅的:“討厭,我不喜歡你。”

這話聽起來更像撒嬌。

薄戰夜無奈擰了擰眉:“情侶間換個稱呼不是很正常,怎麼牽扯到喜不喜歡的問題?”

“如果你執意要叫九爺,那就叫吧。”

“隻是平時工作本來就累,和你相處還要聽到這個稱呼,不太放鬆,纔想讓你改改。”

傅溪溪微微錯愕抬眸。

她以為他之前是故意整她,冇想到是這個原因……

好像也是,工作時被人叫九爺,和妻子相處還被叫九爺……

想了想,她抿了抿唇,捏著手心害羞說:“那我叫你夜哥好了。”

比起另外兩個稱呼,這個算是不那麼難以啟齒的。

她的選擇,和曾經一樣。

看來,不管她怎麼變,她依舊是那個小溪。

薄戰夜唇角勾了勾:“可以。你喜歡聽我叫什麼?”

傅溪溪抿唇:“就小溪!我之前隻是故意反駁的。”

薄戰夜看她臉紅的小模樣,英俊容顏上盪開一抹春暖花開的淺笑:

“好,都聽老婆大人的。”

傅溪溪拍打他胸膛:“是小溪!小溪!”

“嗯,老婆大人。”

“……”

一旁莫南西從頭到尾如同空氣。

他原以為兩人要吵架的,結果這突然的甜蜜?

虧他小板凳都搬好準備吃瓜,反被喂一口狗糧!

不是單身狗的地方!

他快速退下。

諾大的書房和樓道,隻剩下兩人。

薄戰夜低頭吻住傅溪溪的唇,一邊將她往書房裡帶,同時抬手關上書房門。

傅溪溪對於這個突然的吻猝不及防,而且明顯感覺到男人接下去要做的事情,緊張侷促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