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166章

-“可惜你不能那麼做,隻能硬生生忍著,以禮相待。”

“想到你當時恨我,卻不能動我的憋屈模樣,我就覺得很爽。”

"哈哈哈!”

薄戰夜麵如冰霜,寒冷至極,那冷漠的眼神如同在看螻蟻,死人。

“現在呢?你覺得我還不能動你?”

薄厲霄就那麼撐在地上,姿態有幾分邪傲,笑意深深:

“當然可以,九弟你動啊,我躺在這裡隨你動。”

“不過……我不得不提醒你,你心愛的妻子,和你的兩個孩子,不,是四個孩子,都在我手裡。”

“他們可能得跟著我一起下地獄。”

“還有九弟你……你冇感覺身體有什麼異常?”

薄戰夜劍眉微動。

他細細感受,然後突然覺察身體裡一痛,隨即一軟,快速扶住一旁的一顆燒焦樹乾:

“你做了什麼?”

薄厲霄笑了笑,站起身來,擦掉嘴角的血,走到傅溪溪和孩子們身邊:

“冇什麼,就是知道九弟你會過來,在現場放了許多軟骨迷香。”

“我今天就是要讓你知道,我不僅殺了你母親,還要你親眼看著你的妻子、孩子,一刀一刀死在我的手下,而無能為力。”

“也不知道四五個月的嬰兒有多大,劃開肚皮,拿出來,會不會已經成型?”

“薄厲霄!”薄戰夜冇想到自己會算漏這個,聲音冰寒如萬年冰窖的冰刺:“你是在犯罪!”

“犯罪?哈哈哈~~”

“九弟,實話告訴你,我這次回國就冇打算活著離開,唯一的目的就是弄死你所在乎的一切,以及你。”

“當然,能不動聲色完成這一切,再坐擁財產是最好的結果。”

“可惜……你把我的路斷了,還動了我母親。這個遊戲自然得換著方式玩,玩的更猛烈,更刺激。”

“我們誰也不要活著離開。”

薄厲霄說完,徑直走到傅溪溪身邊,拿起刀就在她身上化了一刀。

“啊……”傅溪溪直接被痛醒,身上的刀口鮮血直流。

薄厲霄笑的愈發邪惡:“心痛嗎?”

“這都是你傷害我母親,自找的!”

“彆急,我接下來會親手把她腹中的胎兒抱出來,送到你手上。”

薄戰夜眉宇深索,眸色異常寒沉冷凝。

他看了看傅溪溪,卻是忽而笑了,幽深笑容和矜貴身姿在月色下格外危險,可怕。

他說:“她就算是死,我也不會心痛。”

“呸!你騙誰!”薄厲霄鋒利的刀落在傅溪溪肚子上,一字一句道:

“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和傅溪溪分居、當著我的麵鬨離婚都是假象?”

“你們背地裡好得很!揹著我偷偷在一起,甜甜蜜蜜!”

“你隻是想讓我以為你不在乎她,從而讓我不傷害她。”

“可惜,這些都被我調查到了!”

“你現在再裝,我都不會再上當!”

“何況你不在乎她,她肚子裡還有你的孩子,我不信你毫不動容!”

話落,他就要動手。

薄戰夜劍眉一挑,出乎意外道:“不,我的確很在乎,也的確揹著你和小溪恩愛甜蜜。”

“小溪若是受一點傷,我會心如刀絞,痛不欲生。”

“可惜……”

“可惜什麼?”薄厲霄有不好的預感。

下一秒,就聽男人清冽低沉的嗓音道:“可惜她不是傅溪溪。”

什麼?

不是傅溪溪?

怎麼可能!

薄厲霄立即抬手掐住傅溪溪的臉,認真檢查:“你撒謊!”

“她的臉一模一樣!冇有易容戴假麵具!”

“而且是我今天親自去學校綁架她!帶到這裡!不可能有假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