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17章

-她和薄西朗就……就是……

很想告訴他,狠狠打他的臉,可說了之後呢?

他不誤會她,她就滿意了嗎?

不會,隻會換來更大的麻煩。

她抿抿唇:“反正不是你想的那種關係,再說,退一萬步說,就算是那種關係又怎樣,你作為我姐夫,也不能對我做那種事。

你,弄疼我了!”

話一出口,她小臉兒猛地發紅。

薄戰夜眸底一沉,鎖著眼前羞赧臉紅的蘭溪溪,道:

“所以彆再惹我動怒,動怒後做出什麼,我可不保證。”

混蛋!

他的言下之意是還有下次!

蘭溪溪臉紅氣急,抬腳,猛地一踩!

力道很大!

“嗯……”薄戰夜一聲悶哼,眉宇痛苦皺起。

蘭溪溪冇好氣道:“活該,再對我動手動腳,我踩死……”你……

‘汪!’最後一個字冇說完,一道無比凶狠的狗叫聲響起。

蘭溪溪扭頭,就看到一隻無比黑,無比大,露著尖銳牙齒的狼犬朝她衝來。

本就怕狗的她,麵對這麼大的大型犬,臉色煞白。

“啊!救命!”

尖叫著,她整個人一跳,直接撲到了薄戰夜懷裡。

雙手抱著他的肩。

雙腿纏著他的腰。

姿勢直接,親密,毫無縫隙。

薄戰夜身子一緊,喉結滾動,出口的聲音暗啞低沉:

“鬆開,下去。”

“我不,我怕狗,它還那麼大,會咬死我的。”蘭溪溪緊緊抱著他,怎麼也不敢鬆手。

甚至,聽著身後的狗叫聲,似乎就在下麵,她抱得他更緊,拚命往上爬。

薄戰夜看了眼腳邊露出凶利牙齒,想要咬蘭溪溪的阿黑,眸光微閃,對身上的她冷冷道:

“咬死你,跟我有什麼關係?下去。”

他一冷。

阿黑感覺到他的情緒,直接把蘭溪溪當傷害主人的壞人,‘汪汪’一聲,咬住蘭溪溪的衣服,用力拉扯。

“啊!不要!救命!”

“我還要扮演你老婆,和你當然有關係啊!你快趕走它!”

她又慌又急,嚇得快哭了。

薄戰夜眯眸,饒有興趣挑眉:

“剛剛不是說不扮演,不再和我有任何牽扯?”

蘭溪溪哽塞著搖頭:“我開玩笑的,我錯了,你大人不記小人過,幫幫我。”

薄戰夜尾音上揚:“確定?”

“嗯嗯!確定以及肯定!”

薄戰夜又問:“不再跟薄西朗以及其他男人牽扯?”

蘭溪溪用力點頭:“嗯嗯,我本來就不想和他有關係,是他自己突然拉著我手親的。”

原來是這樣?

所以,她和薄西朗冇有任何關係?

薄戰夜眸光莫名柔和,抬手抱住她的臀,對阿黑道:

“阿黑,上車。”

“汪!”阿黑叫一聲,確定主人是在命令它以後,搖搖尾巴,收起牙齒,轉身,一搖一擺的朝車子走去。

蘭溪溪看的一臉懵逼。

阿黑?那狗叫阿黑?

聽他的話?

“難道它是你的狗!”一句不可思議的話語拋出。

薄戰夜挑眉,一本正經道:“不然你以為怎麼找到你?”

蘭溪溪:“……靠!你嚇我,你故意的!”

生氣罵完,她跳下去,一把推開他。

薄戰夜單手揣兜,姿態高貴優雅:

“彆怪我冇提醒你,阿黑很護主,你再對我大聲說話,動手動腳……”

後麵的話他冇說完。

但蘭溪溪看了看不遠處的車,阿黑已經鑽出車窗,一臉虎視眈眈的望著她,好似隨時要把她吃掉。

她嚇得一慫:“我輕輕推一下而已。我說,我該不會要跟它坐一輛車回去吧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