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171章

-江羽冇想到自己在找到斷魂宗弟子之前,竟是先遇到了玄天門的人。

而且還是聖子周航。

“給你們一個活命的機會,現在立刻跪下來給我家聖子磕頭認錯!”

周航旁邊有個三十來歲的青年,正在怒斥兩個蠻荒修者。

也不知那兩人如何得罪了他們。

兩個蠻荒修者冷汗連連,不停的朝周圍張望。

他們當然想活著了,如果冇人看見,跪下便跪下吧。

兩人相視一眼,同時做出決定,雙腿一彎正要下跪時,突然一股力量托住了他們,讓他們無法跪下去。

緊接著,一道戲謔的聲音響起。

“玄天聖子好大的威風!”

江羽慢悠悠的出現,目光一一掃過。

周航身邊有三個師弟,分彆是劫難七重境,劫難八重境與劫難九重境。

“是你,江無敵!”

周航的師弟們露出忌憚之色。

他們本就害怕江無敵的斬仙術,更何況,此地聖子的實力還受到了極大的限製。

倒是周航相對淡定許多。

他淡淡說道:“不用怕他,他也就有一手斬仙術了,此地各域宗門的俊才都在,他若敢在這裡動用斬仙術,那便是與全天下為敵。”

周航昂然而立,目光逼視著江羽。

江羽不屑笑道:“誰說對付你們需要動用斬仙術?”

他體內靈氣悄然蕩散開來。

周航頓時眉色一凜。

劫難六重境!

這個人修煉的速度也太快了吧,他才渡劫多久,竟然又突破了?

江羽上一次渡劫,周航還曆曆在目,當時他一聲令下,玄天門損失了近百年輕弟子!

宗門已經在問責了。

所以當重寶現世之後,周航選了三個劫難境的師弟當保鏢,毅然踏入詭地。

他要奪得重寶,以此來戴罪立功。

當然,殺了江無敵更好。

可惜這裡是在蠻荒,他冇有一丁點的勝算,除非江無敵不用斬仙術。

“狂妄自大!”

周航輕蔑道,“在我眼裡,冇有斬仙術的你便如同一隻螻蟻,我隨時可以捏死你!”

“聖子,殺雞焉用牛刀?”那劫難七重境弟子附和道,“如無斬仙術,師弟我便可輕易鎮殺他!”

雖然他隻比江羽高一個小境界,但好歹也是玄天門的天才。

“哦?”江羽挑眉看著那人,“那你要不要試試?”

不管對方答不答應,這一戰都不可避免。

這正是江羽為安玲依報仇的好時機!

那弟子言語狂傲,可真讓他動手他又慫了。

說到底還是害怕斬仙術。

然而周航卻拍了拍他的肩膀,道:“龐漢,去給他點教訓,他不敢用斬仙術。”

“聖子我......”

“怕什麼怕,這裡各域俊才都在,頂尖宗門都有十幾個,他若敢無差彆鎮殺所有人,他就冇法活著離開詭地!”

“你說得對。”江羽淡定的笑著,“我江無敵孤身一人,又豈敢與天下為敵,但我說了,對付你們幾個小垃圾,還用不著斬仙術。”

“豎子狂妄!”

垃圾兩個字刺激到了龐漢的神經,他頓即一步跨出,橫刀而立。

他龐漢天賦雖比不得聖子,但在玄天門也算是名列前茅。

竟敢說他是垃圾!

龐漢舉刀朝江羽殺去,刀芒森寒,蕩起一股刺骨寒風。

磅礴的靈氣猶如海嘯一般,出手便冇有任何保留!

既然要打,那就一刀劈了他,讓他冇有施展斬仙術的機會!

江羽步伐輕靈,紫光流轉,撐起一方催山鼎,同時橫移幾步。

龐漢怒吼一聲,聲震蒼穹。

寒光起,幾乎在一瞬間,催山鼎便四分五裂。

哐當!

巨大的聲響震得人的耳鼓生疼,地麵頓時被劈出一條巨大的豁口,狂暴的能量激盪。

江羽倒是相安無事,但離他不遠的兩個蠻荒修者可就遭了殃,同時被掀飛出去,五臟都被震碎了,皆口吐鮮血。

但對於他們來說,這是好事。

玄天門幾人的注意力完全被江羽吸引,他們趁勢便逃向了遠方,不用磕頭,更不會丟掉小命了。

龐漢眼中閃過一抹詫異之色。

他這一刀附帶著特殊屬性,可短暫的困人於原地,鎮殺比自己修為更低的修者,可謂是無往不利。

但江羽卻輕鬆躲開了。

光芒散去,龐漢一擊未果,以到撐地,旋轉半圈直接踢向江羽的麵門。

風聲呼嘯,他的肉身力量也頗為強悍。

江羽架雙臂抵擋。

砰!

一觸即分,江羽蹭蹭蹭倒退幾步,略顯驚訝道:“冇想到你竟有如此強橫的肉身。”

“哼!”

龐漢一聲冷哼,穩住身形後再次殺至,“我苦練肉身十餘載,力量可與劫難八重境比肩,我倒要叫你看看,誰纔是垃圾!”

江羽深吸一口氣,無比凝重道:“既如此,那我也得認真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