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174章

-無論怎麼回報,阿嬌都享受不到了。

她的心一陣一陣抽搐,發疼。

薄戰夜深知傅溪溪是感恩且善良的女孩兒,現在有些後悔告訴她這個事情。

他握住她的雙肩,讓她水霧失落的眼睛直視他,道:

“小溪,我告訴你這個,不是希望你自責抑鬱,隻是想跟你解釋整個事情過程,讓你明白經過。

阿嬌她在天有靈,想得到的也不是你的自責和道歉,而是你平平安安開始新的生活。

所以,不要太悲傷難過。”

傅溪溪聽他這麼說,鼻尖兒更是一酸:

“我知道阿嬌她希望我過的好,之前因為你的事我差點抑鬱,也是她安慰我與我無關,不要深陷進去。

她很好很好,是最好的女孩兒。

可是……想到她為我犧牲,還是很難過。

薄戰夜,我能為她做什麼?我當初是不是不該讓人代替我?”

薄戰夜將她擁入懷中:“不是你的問題,是她自己的選擇,即使冇有代替,也會有彆的意外。”

比如她拿著炸藥想去和薄厲霄同歸於儘……

“小溪,你現在能為阿嬌做的,就是好好活著,開心活著。”

傅溪溪不知道欠了一條人命,還能怎麼好好活,安心活。

可是,她不想讓阿嬌難過,看到她的懦弱。

她深吸一口氣,將眼淚逼回去:“嗯,我會好好或,努力開心的。”

“我不會讓她白白犧牲,不會讓她救一個隻會自責難過的人。”

“以後,我不隻是自己活,還要帶著她的希望認真向上,貢獻社會,對得起她的救命之恩。”

薄戰夜心裡亦是如此。

他抱著傅溪溪:“很好,我們一起。”

……

傅溪溪傷心難過之後,決定去阿嬌的墳墓前看望,但薄戰夜說先回鄉下,無奈,她隻能答應。

“媽,殺害您的凶手已經解決,他現在也已經得到應有的懲罰,不會再傷害我,傷害小溪和孩子。

您好好安息。”

薄戰夜身姿筆挺,麵色嚴謹給趙心蘭上香,然後磕頭跪拜。

高高在上的他做起這些事情,竟毫不違和。

傅溪溪也跟著彎膝跪在墓前,認真誠懇道:

“媽,很抱歉現在纔來看您,我以前應該有任性,也或許因為我,讓九爺有許多受傷的地方。

但您放心,以後我會好好照顧九爺,陪伴九爺,永遠也不會丟下他,讓他孤獨。”

兩孩子還不懂死亡和墓地是什麼深刻意思,但也乖乖跟著磕頭:

“奶奶,我們也會陪著爹地媽咪,還有弟弟妹妹。”

“對,我們會做乖孩子的。”

“奶奶您好好睡覺,安心休息,照顧爹地的事情交給我們。”

薄戰夜看著一大兩小,心裡竟盪開一抹抹柔暖,溫馨。

之前那哀傷沉痛的心情,也得到緩解。

他望著傅溪溪,握住她的手:“記得你今天說的話。”

永遠也不會丟下他,讓他孤獨。

傅溪溪知道他說的是那句話,非常認真點頭:“放心,離開你我就是小狗!哈巴狗、癩皮狗那種醜醜的狗!”

薄戰夜不由得一笑:“傻。”

寵溺說完,他看向墓碑上母親的照片,深深道:“媽,你看到了,我很幸福。”

“還有兩個孩子幾個月後出生,家庭也會很美滿,熱鬨。”

“下雨了,小溪不能感冒,我就先帶她回去,等孩子出生以後,我再帶小溪和孩子們來看望您。”

幾人再次認真磕頭拜彆。

由於天氣突然變化原因,暫時不能飛回帝城,隻能在鄉下暫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