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178章

-薄戰夜深知這個後果,但現在他麵臨的,不隻是這邊的佛德,還有那邊的人,根本無法解決。

隻是腦子裡有一萬個聲音在告訴他,不能再讓傅溪溪落入任何危險!他已經讓她受了許多苦!

想著,他眸中寒光乍現,拿起槍,對準車子致命部位。

‘砰!’一聲槍聲響起,車子瞬間燃開霹靂嘩啦的火花。

隨後——‘砰!’的一聲,火光滔天!

所有要衝過車子的人,被擋住去路,或者置身於火中。

這一槍,斷了他們的路,拉起一道安全屏障,讓傅溪溪幾人能安全逃離。

但,也斷了薄戰夜自己的路!

傅溪溪聽到聲音回頭時,就看到滔天的火和滾滾濃煙。

至於其他人和薄戰夜,根本看不清楚。

“薄戰夜!!!”她歇斯底裡,眼眸驟紅。

拚命想要衝過去,卻被一隻小手拉住:“媽咪,不能去!”

“爹地這麼做就是為我們帶來安全,如果我們回去,爹地所做的一切都白費了!”

傅溪溪當然清楚,可是……

她哽塞的聲音快要崩潰:“他怎麼辦?他怎麼辦?”

薄小墨也哭了。

他不知道爹地現在狀況如何,可是他身為小小男子漢,爹地不在時就要肩負起保護媽咪和妹妹的職責。

他抿唇道:“爹地既然那麼多,就有考慮到自身安全和應對辦法,一定會冇事的。”

“媽咪,我們快走!找個地方躲起來。”

傅溪溪冇有辦法,她清楚自己衝過去無濟於事,也清楚知道自己不能置兩個孩子於不顧。

她隻能轉身,快速帶著兩個孩子朝前麵跑,直到跑到一蹙草叢,她才停下來:

“你們快躲進去,無論發生什麼情況都不要暴露自己。”

薄小墨和丫丫快速鑽進去。

兩雙黑咕咕的眼睛望著傅溪溪:“媽咪,那你呢?”

“你也快找到地方躲起來。”

傅溪溪望著他們,握住他們小手,抿了抿唇,一字一句道:

“小墨,丫丫,你們是小孩子,最主要的任務就是保護、照顧好自己。

但媽咪不同,媽咪和爹地是夫妻,夫妻之間結婚當天的諾言就是不論發生任何事,生老病死或災難,都不離不棄,彼此共同麵對。

這纔是夫妻之間真正的意義。

所以,媽咪要回去,不管危險還是平安,都陪爹地一起麵對。

就算是死,我們也要死在一起。”

“你們兩個,要乖乖的,爹地媽咪會平安回來的。”

“就算不能回來,你們也要乖乖長大,做正直的人,對待愛人也要一心一意。”

“乖啊。”

“在大舅來之前,誰要是不聽話出來,就不是乖寶寶。”

傅溪溪說完,在兩個孩子的小手上分彆落下一吻,然後就轉身,毅然決然往回跑去。

她清楚,這個回頭有著無法預知的危險。

但她不希望自己帶給孩子們的是爹地為了保護他們三人,而獨自受傷或犧牲的陰影。

更不希望以後自己活在後悔、自責的悲痛之中。

相反,她這次回去就算是死了,都相信孩子們會有對愛情、對正義美好的信念。

他們以後談論起爸媽時,也會是爹地媽咪很恩愛的美好印象。

傅溪溪想著這些,腳下的步伐非常快。

一口氣跑到燃燒的車錢時,她看了看周圍,目標鎖定高處,快速走過去往上爬。

隻要爬過去,就能看到對麵是怎樣的情況,以及薄戰夜是否安然無恙……

所以,她的心是忐忑的,緊張的,害怕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