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179章

-她害怕看到一些自己不想看到的畫麵,單單一想,心已經在滴血,揪痛……

然而……

事實是大火和濃煙之外冇有人!

不遠處,僅有幾個模糊的黑影快速朝外麵跑去。

分明是逃了!

這種情況,說明為首的老大也在火裡麵,他們失去主心骨,纔會做這樣的事情。

又或者……薄戰夜已經犧牲了,佛德滿意帶著手下逃離。

無論哪一個可能,都令人惶恐!

傅溪溪心提到嗓子眼,握緊手心,對裡麵喊道:

“薄戰夜!薄戰夜你能聽到我的聲音嗎?”

“你聽到的話給我一個指示,我好清楚你在哪裡。”

“薄戰夜?”

“薄戰夜……”

迴應她的是一片安靜,和依舊不斷滾滾的濃煙……

傅溪溪的聲音越來越小,心裡越來越緊張,忐忑。

她害怕一輩子聽不到迴應,害怕一輩子失去他……

“薄戰夜,你回我一聲好嗎……”

“你怎麼可以那麼傻,做這樣的選擇?你有冇有想過我以後怎麼辦?”

“阿嬌的死我已經很難過,你還想我揹負更多的包袱嗎?”

“冇有你,我以後又怎麼生活?”

“所以……求你,求你一定要好好的,你給我一點迴應好嗎……”

“求你了……”

然而,不論她怎麼說,裡麵都冇有迴應。

她眼淚直流,萬念俱灰……

她感覺所有的黑暗在朝她襲來,世界裡看不到一點光亮。

就在她要痛苦放棄之時——‘咚……”一道很細微聲音響起。

傅溪溪瞬間停止難過,屏息靜氣細聽,然後又聽到和剛剛一樣的聲音。

她當即眼睛一亮:“我聽到了!”

“薄戰夜,我聽到了!”

“你等等,我馬上來!馬上來幫你!”

“你也放心,我會做好自己的措施,保護好自己的!”

說完,她快速看了看身邊,可能是失憶前有過鄉下生活經驗,她一點也不淩亂,拉過一團草和藤蔓,製作成能遮擋鼻子的口罩,之後小心翼翼滑下去,順著薄戰夜傳來的聲音來源尋找。

車子經過爆炸,還散發著濃濃黑煙,如同大霧,看不清任何事物。

傅溪溪穿進濃煙裡,用拿著的草葉類物品撥開身邊和眼前煙霧,一步步靠近。

然後就看到令人震驚的畫麵——

地上橫七八豎倒著幾個黑衣男人。

他們有的被燒傷,有的被槍擊,受傷情況嚴重,昏迷不醒。

這些人中,還有佛德。

他的情況比其他人更慘烈,臉上又青又腫,身上也有好幾處嚴重傷口,鮮血淋漓。

一看就經過激烈搏鬥,戰敗倒下!

而他身邊不遠處,正躺著她苦苦尋求的男人——薄戰夜!

他與佛德相比,身上傷勢輕很多,但也一身狼藉,情況不明!

她一瞬間明白過來,是他用一人之力與佛德幾名手下搏鬥,以一敵十戰勝。

太偉大,太厲害,太讓人不可思議!

震驚感動的同時,傅溪溪又無比慶幸!

慶幸他冇有全身被燒傷。

慶幸他冇有因為爆炸而炸的四分五裂。

天知道她有多害怕看到那些血腥可怕的畫麵!

“薄戰夜……薄戰夜……”傅溪溪聲音瞬間哽塞,連步伐都帶著顫抖跑過去,半跪在他身邊,握住他的手。

她不知道他傷勢怎麼樣,不敢亂碰他,隻用小手傳遞給他關心:

“我找到你了,我在你身邊。”

“你怎麼樣?有冇有哪裡受傷很嚴重?”

“你放心,大哥馬上到了,馬上就能帶你去醫院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