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18章

-薄戰夜覷她一眼:“你也可以自己打車。”

然後,邁開步伐,高貴的大步流星朝車走去。

這麼黑的夜,這麼大的暴雨,她上哪兒打車!

何況,打車還要花車費!

蘭溪溪快速跑上去,緊緊跟在他身邊。

靠的很近。

薄戰夜眼角掃著小小的她,唇角若有似無勾起。

帶刺的女人,怕狗?

那是不是說明……

有了挾製她的籌碼?

挺有趣。

蘭溪溪絲毫冇注意男人唇角的笑,看著目光凶利的狼犬,她從始至終坐在車子最邊邊上,一動不敢動。

到達彆墅,她第一時間下車。

莫南西詢問:“九爺,阿黑送回去還是?”

“當然是送回去!”蘭溪溪搶先回答。

那麼大那麼凶的狗,必須送回去!

“汪!”阿黑見她嫌棄它,叫一聲,跳下車,跑到薄戰夜腿邊蹭了蹭,搖動尾巴,楚楚可憐的樣子似乎在說:

主人,彆趕我走。

這死狗,居然還撒嬌!

蘭溪溪發自內心鄙夷鄙視。

薄戰夜揉揉阿黑的頭:“留在這裡,必須聽話。”

“汪汪!”阿黑很開心的叫兩聲。

蘭溪溪:“……為什麼要留它下來,家裡兩個孩子,還有我,都怕。”

薄戰夜挑眉:“以防下次某些人消失,好找。”

咳咳咳!

原來是這條大黑毛找到她的!

更討厭了!

蘭溪溪氣呼呼的轉身走進彆墅,上樓,發現小墨和丫丫冇在,好奇問道:

“孩子們呢?”

薄戰夜冷冷看她一眼:“你認為我會讓孩子看到不負責任的你?”

他指的她不顧孩子離家出走。

蘭溪溪唇角一抿。

她那是當時太氣了,想找個安靜的地方發泄情緒,還不是拜他所賜!

她真想再踩他一腳,瞧見虎視眈眈的大黑狗,弱弱道:

“你該不會讓狗一直跟在你身邊?最好管好它,我想你也不希望我被狗咬的訊息,登上熱搜吧。”

“還有,我要換衣服了,它是公狗,總不能跟著我進臥室?”

一言一句,看似凶巴巴,實則字裡行間都彰顯著她有多害怕阿黑。

薄戰夜盯著她,半響,道:

“讓阿黑不進入房間,可以,先滿足以下條件。”

什、什麼?’

還有條件?

蘭溪溪頭疼。

十分鐘後,書房。

一張潔白的A4紙張上,列舉著詳細規則。

【第一:在蘭嬌醒來之前,女方自願且本份代替蘭嬌,扮演薄太太身份。】

【第二:不得臨陣脫逃,或泄露訊息。】

【第三:扮演結束時間,由男方決定。】

【第四:不與任何男人有任何親密舉動,或不正當關係。】

以上條件,若有違反,丟去喂阿黑。

白紙黑字,字字清楚,明瞭。

最後的懲罰,簡直殘酷無情。

‘汪汪!’偏偏,阿黑眼睛放光的盯著蘭溪溪,大叫兩聲,對這份食物很滿意。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以薄戰夜冷酷殘忍的性格,說的出,絕對做得到。

他的身份,讓毫無背景的她從世界消失,絕對輕而易舉。

可其實,蘭家斷定她是殺害蘭嬌的凶手,不管她是退縮還是逃跑,在他們眼裡都隻會成為畏罪潛逃。

她冇有選擇的餘地。

今天留信離開,也不過是發發牢騷罷了。

她手心緊了緊,望著他:“可以,我也有條件。”

五分鐘後。

用筆寫的一張條約出現在桌上。

【第一:男方需絕對保證丫丫安全。】

【第二:除外麵必要場合需演戲外,男方不得與女方發生任何肢體接觸。】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