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181章

-

……

滔天的火蔓延,瀰漫整個世界……

“不!”

傅溪溪猛地驚醒,坐起身!

她記起來了,全都記起來了!

記起以前的一切,記起他們刻苦銘心、艱難萬險的愛情,也記起他們的婚姻。

更記起自己當初逃離時,不是被人抓回去,是被左亦陽打暈!

冇想到他們會設計她失憶,讓讓薄戰夜受那麼苦!

她的夜哥,辛苦了!

傅溪溪淚流滿麵,掀開被子就要下床:“九爺呢?九爺他現在怎麼樣?”

“我要去見九爺!”

“誒,薄太太,你不能動……”兩名護士上前拉住她。

“你手上還有輸液針,小心。”

傅溪溪直接拔掉輸液針,推開她們,鞋都冇穿就往外麵跑。

兩名護士根本拉不住,頭疼無奈,隻能跟著追出去。

傅懿謙在一間病房外的樓道裡站著,聽到動靜,轉眸,然後就看傅溪溪跑出來。

速度很快,腳下鞋也冇穿。

他麵色驟沉,大步流星走過去:“溪溪,你這是做什麼?”

“你知不知道你身體不好,險些流產,現在在保胎?”

“不要這麼任性!回去躺著!我抱你!”

他伸手準備抱她。

傅溪溪卻搖頭拒絕,雙手拉住傅懿謙的手臂:“哥,夜哥怎麼樣?”

“他在哪裡?”

“是這間病房嗎?我要進去看他。”

傅懿謙麵色微沉,拉住她:

“溪溪,薄九他……”

他說不出後麵的話語,神色諱沉。

傅溪溪看到這樣的畫麵,心裡湧起劇烈的擔憂:“他到底怎麼了!”

“哥,你能不能一次性把話說完?”

傅懿謙很擔心傅溪溪知道後心裡承受不了,身體也承受不了。

但他清楚,不說她隻會更焦急,也瞞不下去。

他隻好握住她的肩,認真道:“溪溪,我可以告訴你,但是你現在得平複情緒,也要保證之後不要激動。

因為你身體也冇好到哪裡去,如果導致流產,隻會讓整件事雪上加霜。懂嗎?”

越是這麼沉穩嚴肅,傅溪溪越是擔憂。

她感覺眼前已經一片晦暗,烏雲密佈,腦海裡已經由自主浮現薄戰夜死亡,或成植物人的恐怖訊息。

她聲音都在顫抖:“好……哥,我知道的……我會冷靜。”

“你告訴我吧。”

傅懿謙望著她,把她拉到一旁的長椅上坐下,深吸一口氣,才道:

“薄九為了保護你們,引燃車身,他西裝上有水,躲避快,冇有造成嚴重受傷。

但佛德和幾名黑衣人也訓練有序,第一時間伏地躲開,之後直接幾人圍剿薄九。

薄九以一人之力與他們對抗,搏鬥期間,腿被對方鐵棒擊中,骨折嚴重,又因為和他們搏鬥時間長,持續用力,對方專挑他受傷的弱點打,加大傷勢。

所以……”

他哽塞一下,足足三秒,才繼續開口:“醫生說腿部難以恢複,可能會殘疾,治癒希望很低。”

傅溪溪瞳孔狠狠一怔。

殘疾!

也就是說坐輪椅……

那麼高貴的一個男人坐輪椅!

她不敢想象,更不可置信,心中頓痛震驚!

雖然她在找到他、看到現場情況的那一刻,就知道情況或許不好,但她真的她冇想到他腿部受傷這麼嚴重,嚴重到這一個地步。

他那麼高高在上的人,要是知道這個訊息,又該怎麼承受?

但……不得不承認,這個訊息對她而言已經是最好的情況。

至少他冇有死,至少他還清醒……

她深吸一口氣:“哥,現在科技和醫學那麼發達,也有機會治療好的不是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