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185章

-薄戰夜深邃視線也落在傅溪溪身上。

他的眼神裡,有萬千情緒湧動,或溫柔,或無助,或冷然,如大海深洞,令人著迷,又看不到底。

傅溪溪呼吸微微一緊,對醫護人員和傅懿謙投去淺淺的問候:

“辛苦了,你們先出去吧,我和九爺聊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謝謝薄太太。”大家快速退出,帶上房門。

病房陷入安靜。

傅溪溪看著男人冷凝高貴,一言不發的姿態,她邁步走過去,坐到床邊:

“夜哥,有兩件事想跟你說。”

“第一件,我差點流產了。”

薄戰夜眉宇一動,眉心當即擰起川字。

他想起她帶著孩子逃離時的身姿,也想起她闖入濃煙中的身影。

一個有孕之人經曆這些,必然危險。

“抱歉,我不該帶你回鄉下。”

傅溪溪搖頭,握住他寬厚的大手:“我不後悔,而且很慶幸在那樣危險的時候,我能陪在你身邊,和你一起共同麵對。”

“第二件事,我恢複記憶了。”

恢複記憶?

薄戰夜臉色掠過一抹意外與驚喜,看著她:“什麼時候恢複的?”

傅溪溪說:“在醫院醒來的那天,應該是佛德在我頭上敲那一下,導致的牽連反應。”

難怪她剛剛進屋時叫他夜哥。

他還以為是她知道真相,刻意安哄他情緒而叫。

薄戰夜麵色變得深沉深邃,薄唇說了兩個字:“恭喜。”

這一刻,竟然冇有歡呼喜悅,慶祝開心。

傅溪溪知道他在想什麼,而她剛剛說這兩個話題,隻是和他開啟交談的轉移話題。

此刻,她深深道:

“所以夜哥,任何事情都有兩麵性,有好有壞。這場事故也不是那麼悲哀的不是嗎?”

“至少我恢複記憶,記起我們的所有,知道你的辛苦。”

“夜哥,真的很感謝你在那種情況下不離不棄的尋找我,陪伴我。”

“我愛你,不管是失去記憶前的我,還是失去記憶記憶後的我,又或者現在的我,都很愛很愛。”

她伸過去抱住他,給予他深深的擁抱和安慰。

她卻不知道,薄戰夜聽到這些話語,有多欣慰,就有多壓力。

他寧願她冇恢複記憶,不愛他。

他將她推開:“小溪,我的腿廢了。”

傅溪溪連忙搖頭:“冇有……不會的,又不是百分百冇希望,即使醫生說冇希望,最後出現奇蹟的也有很多人啊!比如那些植物人。”

“所以你不要想的那麼悲觀,也不能自暴自棄。”

“就算退一萬步,真的治不好,我也可以做你的雙腿,我會永遠永遠,每時每刻都待在你身邊的。”

她的話語堅定,眼神堅定,小臉兒單純無瑕。

薄戰夜卻冷嗤一笑。

她根本不知道腿殘廢對一個男人,一個婚約來說,意味著什麼。

“你身體不好,回去休息吧,我想一個人靜靜。”

明顯在躲避她,拒絕她。

傅溪溪搖頭:“不要,我讓她們把我的病床搬到這邊來,和你一起。”

薄戰夜劍眉一動,隨後語氣變得嚴厲生氣:“這個時候,你還要我更窘迫,更難堪?”

冷凝反問,帶著怒火。

傅溪溪嚇得一怔,隨即明白過來他的意思。

一直高高在上的他,不希望任何人看到他的殘廢,無助,尤其是她。

她手心捏緊,站起身:“夜哥,我可以走,給你冷靜的時間。

但是我想告訴你,我絕對不會嫌棄你,也不會覺得你現在站不起來很可悲,我唯一的想法就是陪著你,照顧你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