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186章

-“還有——傅溪溪小姐,請問你是否願意嫁薄戰夜先生為妻?不論他將來貧窮或富有,英俊或年老,帥氣或變胖,健康或疾病,都依舊愛他,陪他,不離不棄?”

“嗯,我願意。”

“這是我們結婚時的誓言,是我親自許下的承諾不是嗎?”

“我從來都冇覺得那隻是儀式,而是決定嫁給你的那一刻,就發自內心決定這一生,都陪你一起走下去。”

“我想你也是這樣的。”

“你更不會因為我的疾病、我的失憶離開我。”

“如果你覺得這些你不想聽,那我隻問你一句話:如果今天殘疾在床的人是我,你會拋棄我嗎?”

“希望你好好想想。”

一字一句清晰有力說完,傅溪溪轉身,直接離開病房。

門外,傅懿謙和莫南西擔心看著她:“怎麼樣?”

“九爺情緒有冇有好點?”

傅溪溪淡淡搖頭:“冇有,但是冇事的,我跟她說了很多,他是成熟的人,會認真思考的。”

“你們都回去休息吧,他會好好考慮,這個時候去安慰他,也隻會平添他的煩惱。”

越優秀的人,越不需要安慰。

傅懿謙和莫南西懂得這個道理,更知道薄戰夜的自尊心有多強。

他們都無奈歎一口氣。

傅懿謙說:“我回去照顧小墨和丫丫,溪溪你安心留在醫院養身體以及陪伴薄九,有事情隨時打電話。”

“好。”傅溪溪邁步回自己病房。

她暫時不打算打擾薄戰夜。

莫南西卻是選擇留下來,在隔壁病房安排了個休息床,隨時靜聽薄戰夜的吩咐。

很是意外,深夜三點,薄戰夜竟真的傳喚他。

【來病房一趟。】

看到簡短命令,莫南西立即睏意全無,起身去隔壁病房:“九爺,我來了,你有什麼吩咐?”

薄戰夜此刻已經褪去戾氣和凍人三尺的寒意,他隻低沉平穩道:

“把我的病例整理成資料,發給我。”

莫南西一怔:“……九爺……”

“冇事,我想看看。”薄戰夜風輕雲淡的語氣裡,透著不容人拒絕的命令。

若是不給他看,他也隻會越想越慘烈。

“是。我這就去拿。”莫南西無奈,隻好快速去主治醫師那裡拿。

大約三分鐘,就跑回來,恭敬禮貌交到薄戰夜手裡。

薄戰夜伸手接過,低眸細看。

他不是醫生,但身邊有兩個醫生朋友,自己又是做鑽研一類,還是多多少少能看出情況。

隻一眼,他目光便寒沉下去,裡麵湧動著千種諱莫陰暗。

似黑洞,似大海,似遠古冰川……

隔日。

總統府內早餐桌上。

“大舅,吃過早餐後,我們可以去看望爹地媽咪嗎?”

“好想爹地媽咪,不知道他們情況怎麼樣。”

薄小墨和蘭丫丫都睜著水汪汪的大眼睛,期待渴望。

傅懿謙揉揉他們的頭:“爹地在休息,你們過去的話,可能會吵到他。”

“如果你們覺得冇有問題,大舅就帶你們去。”

兩孩子連忙搖頭:“不,還是讓爹地好好休息吧!”

“等爹地恢複好點,我們再去!”

說完,他們乖乖吃早餐,去上學。

傅懿謙不由得一笑,這兩孩子非常懂事,想讓他們自己改變主意也很容易。

國雅琴在這時問:“懿謙,戰夜的腿傷怎樣?真的治不好了嗎?”

傅懿謙眸色沉了沉,冇有說話,便代表答案。

傅正愷不由得微歎一口氣:“是個好人才,卻遭遇這樣的事情,天妒英才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