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187章

-“哎,也不知以後怎麼生活。”

傅懿謙依舊冇說話。

他相信自己的父母不會嫌棄薄戰夜,隻是單純的在惋惜。

現在,他隻希望薄戰夜能走出心裡上那一關,勇敢麵對之後的生活。

以他的能力和毅力,一定可以。

傅懿謙安靜的等,他怎麼都冇想到——又過了三天,等來的是薄戰夜打電話告訴他,離婚的訊息。

“薄九,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?”

“等我!我馬上到醫院和你當麵談!”

傅懿謙丟下工作,以最快速度趕往醫院,進入病房的第一秒,他便生氣質問:

“你想這麼久,就給我、給溪溪這樣的回覆?”

男人半靠在床上,身姿依舊高大,氣場尊貴。

他薄紅適中的唇掀開,一字一句道:“曾經你說,你可不希望把你妹妹交付給一個身體不健康的人。

我當時告訴你,如果我身體有問題,自己也不會耽擱她。”

“現在,到這個時候了。”

傅懿謙一哽,語塞。

他隨即冷怒掀唇:“我當時隻是希望你愛惜身體,照顧好自己,從而隨口說的話,哪兒有這個意思!”

“你就因為這句話,這方麵的事想離婚?”

“那冇有必要,不管是我,還是爸媽,又或者二弟三弟,都冇有任何人會責怪你,嫌棄你。”

薄戰夜麵色無波,他平靜冷淡開口:“不,我是自己做的決定,認真的。”

“我已經瞭解好我的詳細情況和治癒可能,幾乎毫無希望,除非出現奇蹟,不然以後人生會永遠坐在輪椅上。”

“娶小溪時,我的目的是保護她,疼愛她,現在無論哪一條我都做不到,我不想耽擱她。”

“她就算是難過,也頂多幾天、或一個月,等熬過去,就會擁有新的愛情,新的人生。”

“到時候麻煩你好好照顧她,給她找一個深愛她的人。”

“這是結婚證,這次不需要作假,直接辦理真的離婚證。”

隨著冷淡理智的話語,兩個紅色結婚證拿出。

在燈光下是那麼刺眼。

他竟然連結婚證都準備好!

傅懿謙氣的頭疼。

可此刻薄戰夜的臉色太平靜,太理智,不用想也是他深思熟慮的效果。

他說什麼都冇用。

隻道:“我不止不會幫你,還會下令民政局禁止辦理!我看看誰敢忤逆我的意思!”

然後,當著他的麵就撥打電話就傳令下去,丟給他一個冷冷的眼神,直接奪門而出。

傅溪溪恰好輸完液過來看薄戰夜,看到傅懿謙氣沖沖出來,忍不住好奇:

“哥,怎麼了?”

傅懿謙氣的冇忍住:“他要跟你離婚,你去跟他談談!”

離婚?

傅溪溪一怔,看著大哥生氣離開的背影,足足兩秒才反應過來,邁步走進病房。

然後,她真的在床上看到兩個結婚證本子,瞬間明白過來怎麼一回事,生氣走過去:

“你瘋了嗎,居然要跟我離婚?”

薄戰夜此刻很惱怒。

他找傅懿謙辦這件事,是希望他以後好好照顧傅溪溪。

若早知道這種情況,還不如直接讓莫南西辦理,先斬後奏。

此刻,他望著傅溪溪,冇有慌亂,亦冇有心虛,隻冷靜道:

“既然你知道了,我們就好好談談。”

“我打算去M國治療,時間少則半年,多則三年,工作室也會搬過去,我不希望你懷著孕也跟我奔波。”

“另外,也未必能治療好,不想拖著你白白等候。”

“離婚,是最好的選擇。”

傅溪溪聽得笑了,笑著笑著就哭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