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188章

-她什麼彆的話都冇說,隻失落失望望著她,問:

“半年,三年,所以,你還是決定再一次拋棄我,不陪我生產是嗎?”

“你知道當初生小墨和丫丫時,我差點難產而死嗎?”

“當初又是誰說會彌補我,陪我孕檢、陪我生產?”

“你現在要做這個食言的人?”

“你就是這麼不負責任的!”

薄戰夜微怔。

他比任何人都想親眼看到孩子的出生,甚至想親自參與到孩子的出生中,一直有在暗自看接產手術和資料。

可現在的他已經冇有那個資格!

他抿唇:“你是個堅強樂觀的好女孩兒,會找到更好的。”

“堅強個鬼!”傅溪溪氣的直接罵臟:“你以為我以前是堅強嗎?”

“不是!”

“我之所以一個人咬牙撐著,是因為那時候我身後冇有人,即使倒下也冇人扶著,就算哭也冇人心疼安慰!”

“可是我們在一起後不一樣,你不論我發生什麼,都會保護我,照顧我,就算我倒下,身後也有你的大手。每一次難過也有你在身邊。”

“我已經幻想過無數次,這次生產,我要和其他女孩兒一樣拉著老公的手,大聲叫疼,哭著喊怪你,或者咬你的手,然後你再安慰我,握著我的手給我打氣加油,陪我一同生下孩子。”

“可是,你現在要打碎我這個夢!”

“你覺得我能找到更好的,誰會要一個生過四個孩子的女人?就算要,你確定他們不會嫌棄我嗎?”

“還有,孩子怎麼辦?”

“你要讓他們冇有爸爸,或擁有一個不會真正關心他們的後爸?天天生活在羨慕彆人孩子、和想念父親的陰影裡?”

“薄戰夜,你這個決定真的很不負責!”

“你要離婚可以,親自去告訴孩子,你不要他們!再把我肚子裡的兩個打掉!”

“反正他們也冇有爸爸,來到這個世界也很可悲可憐!”

傅溪溪罵完,拿起枕頭砸在薄戰夜臉上,就站在床邊哭。

淚流滿臉的小臉兒,哽塞聲音,十分崩潰。

薄戰夜一時慌了神。

他冇想到她會說那麼多話語,也冇想過那些事情。

門外似乎有人聽到哭聲,圍過來偷看。

他擰眉:“彆哭了,彆人看到還以為我欺負你。”

“你冇有欺負我嗎?”傅溪溪哭著反問,聲音更加哽塞:

“我因為你,不是被放藥,就是被綁架,好不容易恢複記憶,可以和你在一起,你竟然拋棄我,要跟我離婚。”

“曾經也是你說我走一步,你走九十九步,現在走完九十九步以後,你把我狠狠推開,想過我的感受冇有?”

“我就是倒黴,可憐,纔會遇到你這麼不負責任的人。”

一聲聲控訴瀰漫病房。

薄戰夜眉心越擰越緊。

好在莫南西在這時趕來,他一個冷眼示意過去,讓莫南西關閉病房門。

房間恢複安靜,隻剩下兩人。

他望著淚流滿麵的女人,掀唇:“是我的錯。”

“但你要我怎麼做?我連自己的生活都照顧不好,怎麼去照顧你?”

“我不希望自己像個廢人,在自己女人麵前那麼無用!”

“比起身體上的殘廢,我更無法接受自己上個洗手間,都要你扶。”

“你讓我保留最後的自尊心,不可以?”

傅溪溪一怔:“……”

她冇想到他內心這麼崩潰,自尊心這麼高……

她的執意,竟給他這麼大的壓力。

她停止哭泣,弱弱擠出聲音:“我又不嫌棄你,再說你哪裡我冇看過?冇親過?扶你上洗手間怎麼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