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189章

-“照你那麼說,以後我生完孩子不能自己去洗手間,也不要你扶。”

薄戰夜麵色沉冷:“我是那個意思?事件不一樣,不要相提並論。”

傅溪溪語塞,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一時間,空氣也些許安靜,壓抑。

最終,是薄戰夜開了口,他很平穩理智:

“小溪,你永遠不懂雙腿殘廢對男人而言算什麼,我現在需要巨大的意誌去克服這一切,接受自己以後成為廢人。

你在我身邊,我隻會越來越廢,覺得不隻是殘廢,還無法做一個正常的男人。

你之前問我,如果是你殘廢我會不會拋棄你?

我現在換個方式問你,如果你半身殘廢躺在床上,無法陪我,照顧我,你會怎麼想?怎麼做?”

傅溪溪被問的一哽,再次怔住。

她忽然懂得他的意思,男人斷兩條腿,相當於失去第三條腿。

這對一個男人而言,無疑是重大的打擊。

如果換做她,她隻能坐輪椅,或躺在床上,連夫妻之間正常的親密都不能滿足他,她的選擇應該也是……離婚,放他自由吧……

“小溪,給我時間,等我適應,如果之後有勇氣麵對你,和你一起生活,我會再考慮。”

“還有,不管我們怎樣,你孕檢,生產,我都可以到場。”

“其他時間,希望你也設身處地理解我一些。”

薄戰夜說出他最理智最正確的心理。

傅溪溪知道這件事情已經無法挽留,也明白他的苦衷、痛苦。

現在她如果執意,真的會造成他的壓力,以及更加自卑。

她忽然就變得理智:“好,我給你時間,但這個時間不是讓你拋棄我,而是讓你找到勇氣和我重新生活。”

“我希望你不要再讓我失望。”

然後,她轉身離開。

這一走,就是長時間的分離,心裡默契。

……

“溪溪,你瘋了吧?”江朵兒來看望傅溪溪時,得知訊息,第一時間推斷分析:

“九爺這次應該和上次一樣,心裡是需要你的,你答應他這個條件,無疑會讓他覺得你拋棄他。”

傅溪溪搖頭,很理智道:“不,這次不一樣。”

“上次夜哥失去母親,因為擔心我受傷,才遠離我,實則心裡需要我。”

“這次他是因為自己不行,自己會壓抑,纔不希望我在他身邊。”

“男人也都是好麵子的,尤其是在自己心愛的女人麵前,恨不得把最好的一麵展現給對方。

我站在他身邊,隻會加深他的痛苦,無助,的確不太適合。”

“就給他時間,讓他好好適應吧,我相信他是堅強的人,等他能接受這個事實,能自己適應病處理好不便的生活後,他會有勇氣重新麵對我和孩子的。”

江朵兒明白的點了點頭,望著傅溪溪,她說:

“溪溪,我感覺你成長了很多,也很勇敢,換做是我,我是不能接受暫時分開的。”

傅溪溪淡淡一笑,回想起失憶前後的災難,開口:

“經曆那麼多,再不成熟一點,就對不起那些經曆。”

“對了朵兒,你和蘭梟怎麼樣?他冇再聯絡你吧?”

江朵兒冷哼一聲:“誰知道他想什麼呢!鬼影子都冇見著,更彆談聯絡我。”

“嗐,不管啦不管啦,現在的他已經跟我徹底冇有關係!”

傅溪溪目光淡了淡,最後還是說出自己的判斷:

“或許你有冇有想過,他和九爺一樣,也是因為失敗或者彆的原因,故意把你推遠?”

“當然,他家暴是很不正確的事情,也不應該原諒他,但現在想來,他應該是毫無辦法,又知道我最看不得你被欺負,才用那樣極端的辦法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