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19章

-

【第三:在家裡,兩人是平等關係,應互相尊重,分房睡,男方不能對女方動手動腳,或做出任何不當行為。】

以上條約,若有違反,女方有權利終止扮演,並將阿黑跺了做狗肉火鍋!

“汪!”合約上的內容令阿黑很是不滿,衝著蘭溪溪凶狠大叫。

蘭溪溪嚇得臉白,迅速跑到薄戰夜身邊,緊緊抓著他的手臂:

“看好了嗎?看好了快簽字,我要回房間了。”

她焦急催促,一雙小手抱著他,柔弱無骨,滿是依賴。

薄戰夜目光微深,轉眸,深深的凝望著她,問:

“肢體接觸,不當行為,你指的是你現在的行為?”

天生磁雅好聽的嗓音帶著調侃,揶揄。

蘭溪溪猛然意識到她現在靠的他很近,他充滿肌肉力量的手臂在她手心裡,也滿是淺淺的溫度。

她臉頰一熱,快速鬆開:

“我、我是被你狗狗嚇得,不是故意的。”

薄戰夜俯身靠近,漆黑深邃的眼睛裡倒映著兩個小小而窘迫的她,他暗啞著嗓音問:

“那若是你這般主動勾引,也算我的責任,嗯?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她她她就是抱他一下下,什麼叫主動?

她退開身子,拉遠距離:

“你就是流氓,純心找理由想對我非禮,不要臉。”

“……”

薄戰夜活了三十年,每個人都說他禁慾高貴,女人更是希望他對她們做些什麼,但每次都是失敗,因此不少女人在背後議論他是否有病。

而現在,蘭溪溪竟說他純心對她非禮?

他聲音暗沉:“我是正常男人,麵對漂亮女人主動靠近,你覺得會坐懷不亂?”

他沉穩,高貴,這樣的話語從他唇裡說出來,絲毫不輕浮,反而有種彆樣的意味。

蘭溪溪臉頰一熱。

所以,即使冇有感情,愛,他麵對她,蘭嬌,宋菲兒,或彆的任何女人,他都能隨便!

還是第一次聽男人把亂來說的如此清晰脫俗,理所當然,義正言辭!

蘭溪溪心裡莫名不是滋味,眼睫眨動:

“我以後注意,離你遠點就是了。”

說著,她身子已經再次退開半米。

薄戰夜冷笑,拉過桌上的紙張,拿起筆,利落乾脆的在她協議上補充寫道:

【若女方主動靠近勾引,後果自負。】

然後,簽上他高貴好看的簽名。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他想太多了,她纔不會主動靠近!

冇有多想,她信誓旦旦在兩張協議上簽上自己的字,站起身:

“現在可以讓你的狗下樓了,以後不準上樓。”

‘汪!’阿黑大吼。

“阿黑,下樓。”薄戰夜出聲。

阿黑‘嗚’了一聲,看一眼協議,不情不願下樓。

主人居然拿它做賭注,它還有可能被燉火鍋,好可憐emmm……

氣氛變得安靜。

蘭溪溪等阿黑下樓後,邁步快速離開。

薄戰夜盯著她遠去的身影,眸光微閃。

每次提及一些事情,她羞紅害羞的姿態,並不像隨隨便便的女人。

和薄西朗,應該的確不是他所想的那樣。

他拿出手機,給莫南西撥打電話:

“最近薄西朗似乎很閒,給他多加派幾個重要項目。”

……

這邊總算圓滿解決。

那邊的肖子與今晚卻炸開了鍋。

看著兩小孩把家裡弄得雞飛狗跳,東西糟蹋的一敗塗地,他揉揉眉心:

“小祖宗,小公主,你們兩已經鬨騰了三個小時,該去睡覺了!”

不提這個還好,一提這個,薄小墨就冷靜下來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