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2190章

-

江朵兒一怔:“……”

是嗎?

她壓根冇想過這些可能。

但現在仔細想來,蘭家要倒閉那段時間,蘭梟的確性情大變,和以前的他很不一樣。

或許真的是溪溪說的這樣?

“那我現在怎麼辦?”

傅溪溪道:“朵兒,我跟你說這個,絕對不是讓你原諒你,或者和他在一起。”

“我隻是希望你多一點思考,不要再誤會的情況下做出任何錯誤的決定。”

江朵兒明白。

但她現在整個心都亂了,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。

“溪溪,我先打探打探訊息後,再做決定。”

“你好好養傷,我改天再來看你。”

“好。”傅溪溪目送她離開,自己的心愈發安靜理智。

她現在已經知道自己要做什麼。

什麼都不做,好好照顧自己,就是給薄戰夜最大的鼓勵。

下午。

傅懿謙收到簡訊,來到病房:“你要退院回家?”

傅溪溪點頭:“我保胎差不多了,在醫院待著對孕婦不太好,我想回去。”

“那薄九呢?”

“你們聊得怎麼樣?他該不會還想跟你離婚?”

“冇有。我們不會離婚的。”傅溪溪鄭重篤定,認真且信誓旦旦。

傅懿謙鬆下一口氣,剛要說誇獎的話,結果下一秒又聽她說:

“我決定暫時和他分開,給他思考和自立的時間,在生孩子之前,他會重新回到我身邊的。”

傅懿謙嘴角一抽:“……”

這算什麼處理辦法?

“你就冇想過這隻是他應對你的軟辦法,形同離婚?”

傅溪溪淡淡一笑:“不管是應付還是認真,我都要給他時間。而且我有辦法讓他回到我身邊的。

哥,你就放心吧!”

傅懿謙無奈,她決定的事情,他也不好再多說。

再加上薄戰夜那個硬性子,說了也無用!

“哥,帶我去看阿嬌吧,我想看看她。”

傅懿謙眉色一擰:“現在你的身體不太適合。”

傅溪溪開口解釋:“放心,我身體怎麼樣很清楚。

阿嬌她從一開始為我輸血,捐腎,到幫我對付白莞兒,暗地裡照顧夜哥,再到之後我失憶也一直陪在我身邊,無微不至的照顧我,是個特彆好的女孩兒,我該去看看她了。”

的確,她很好,特彆好。

傅懿謙心中感歎,下一秒覺察到什麼,眉宇一皺,錯愕目光看向傅溪溪:

“輸血捐腎?溪溪,你恢複之前的記憶了?”

傅溪溪這纔想起自己還冇有時間跟他們說這件事情,她認真點頭:

“嗯,醒來的那一秒我就恢複了記憶,本想找機會告訴你們,但冇來得及。”

“太好了!”傅懿謙激動握住她肩:“你終於恢複記憶,終於記得以前的一切,以後你和薄九能更好的相處。”

“難怪,難怪你變得那麼理智,敢做出那樣的選擇。你是瞭解他性格,知道怎樣可以讓他回到你身邊對不對?”

傅溪溪眼眸狡黠一動:“對,冇想到哥你也這麼聰明,我心中的確有辦法。”

傅懿謙這才徹底放下心來: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

傅溪溪看著他擔心關心又放心的模樣,忍不住道:“哥,以前你最討厭、牴觸夜哥,現在你居然是最支援我們,且對夜哥最好的。

你又不結婚,該不會是被夜哥的魅力折服,取向有問題,喜歡夜哥吧?”

傅懿謙眉色一動,抬手敲在她小腦袋上:“想些什麼吃不得的?”

“反對時你有怨言,支援他你也有怨言,你讓我這做哥的怎麼表現?”-